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风花雪月


□ 丘晓兰



当我们提到一个“风”字,你猜,人们会联想到什么?
我曾在闲极无聊的时候拿身边的同事朋友做过一个小调查。有意思的是,被调查的许多人第一个冲口而出的词汇竟不约而同地是“风流”。并且,不是“有功绩又有文采的俊杰英才”,也不是“有才学而不拘礼节的才子名士”的那种风流,而是特指与男女情爱有关的韵事、案件的那种风流。
说句可能会讨打的闲话吧,其实,无论哪种风流都没什么好说长道短的,有什么关系呢? “不幸”的是,所谓的风流正是我们这个时代卷得最高的一个浪头,以至于才提起个“风”字,就让众多的老、中、青、少年们不由自主地想到再不风流就枉了什么什么年了。
但,“风”,是多么奇妙又多么好的一个字呢!别老盯着那些打有“人类制造”招牌的东西,那都是过眼的烟云,风吹过了也就散了。试着定了神去回忆和感受一下自然界里的风,你会同意那被命名为“风”的自然物在有的时候是个调皮的小姑娘;有的时候是个跋扈的暴君;有的时候是个小气的葛朗台;有的时候像个热情的大嫂;有的时候又是个呼呼地喘着气咳嗽的糟老头……它可以毫不费力地把翻滚的巨浪卷上天空,也可以温柔地拂去凝在花蕾之上的一滴夜露;它可以让火趁风势摧枯拉朽地扫平一片丛林;也可以和风送暖地唤起满目盎然的一片生机……
我是喜欢风的。无论是月明风清里的那种风,还是疾风骤雨里的那种风;也无论是春有百花夏有风里的那种风,还是严寒冬日风雪交加里的那个风。不知道,是因为它全然纯粹的不造作?还是因为它千姿百态变幻的无穷?我是喜欢风的。而风,当然不会因了我对它的喜欢而有丝毫不同。因为风所喜爱的并不是我,或者说,风与人类本是陌路,是扯不上什么关系的。风所爱的,是雷、雨、闪电和烈火。当然了,闲暇的时候,风也爱柳枝、明月跟小河静静地流淌着的水面。
有时候我想,人,真是越来越笨的啦!古时候的人还会把风当神待,所供奉的天上众神的宴席里也还有风神的一个席位。而今不但上帝死了,众神也跟着全没了踪影。其实,神通如此广大的风,不是神(或者,神的化身吧),又还能是什么呢?
我是喜欢风的。喜欢风的来无影去无踪,一阵风地来了,又一阵风地去了;或猛烈,或轻柔,来了就来了,去了也就去了;似乎留下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留下。神秘得,如同火星传向木星的几个残破的密电码。
我是喜欢风的。喜欢不同的四季里,不同形态却同样地从这里刮向那里,又从那里刮向这里,无时无刻不在流动的风。我想,这世间,最自由的,怕就是风了吧!听说过水流被人类改变了奔涌的方向,也听说过高山被人类夷为了平地,却从未听说过,本该刮东风的时候,被人类改造成了刮西风。这自由的风就这样,在掠过池塘的时候,就轻浅地,泛几个涟漪;在冲向大漠的时候,就掀起漫天的黄沙……
我又想,在我之前的人们其实也是知道风的奇妙风的好的吧。否则又怎会有宋玉《风赋》的流传,又有这么多与风有关的词组被广泛地使用至今呢?比如“风流”,就是如风般流转,飘逸、灵动又不默守陈规的一个意象。可后来的世人总是只看到指向月亮的那根手指就欣欣然地以为得了其所:所谓月亮,大约就是长得跟手指差不多的一个东西吧!于是,即便毫无新意,一阵又一阵的时代风潮之下,总是有人被刮得人仰马翻满地找牙了还痴心不改地无怨无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