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活的就是现在(短篇小说)


□ 李洁冰

  叶小果在下岗十年后做起了第六份工作——跑保险。经济的困顿、病痛的折磨、丈夫的疑心,让她的生活晦涩艰难。她周游在几个男人中间,希望凑够给丈夫治病的钱,一个小人物的敏感、卑微和痛楚跃然纸上。

  一

  银城最初的保险公司只有为数不多的五六家。前台开票的女孩穿着蓝制服,白底带条纹的领结蝴蝶花似的开在颔下,纤指在电脑上敲着,一通噼里啪啦,然后微笑着将保单递给客户。刚去的时候,叶小果眉毛跳了一下,眼神顿时有些发直。但人家跟她说,这些人有编制,吃劳保的。叶小果脑子没跟上。以后的日子,她才知道跑外勤的业务员,处在公司的最低层,属于贱民级。

  这份职业是朗珊帮她联系的。这也是叶小果下岗十年间换的第六份职业。此前当过月嫂,摆过地摊,卖过服装,开过小饰品店等诸如此类,由于脑筋转得慢,大都有始无终。朗珊帮她填好表,带着她过了若干关卡。叶小果修眉,烫发,又买了套廉价西装穿在身上,从头面到身心,都是新感觉。在参加面试的十几人当中,她得到的评语是:性格执拗,善沟通。朗珊把消息透露给她时,叶小果拿着录取单子,有种捡回半条命的感觉。她到这里来,其实是瞒着方有为报名的。眼下她的婚姻正在七年之痒,凡是她想做的事,老公一律不让,到底是出于本能还是谨慎,叶小果至今没弄清楚,但这次她铁了心。俩人去了瑞富来宾馆,看到很多人挤在门口签字,朗珊手一划拉签完了。叶小果吃力地抿着嘴巴,然后发现自己的名字歪歪扭扭地躺在纸上。

  培训师是从外地请过来的,饼脸,齐耳短发,有种浑身没有一丝赘肉的精干。叶小果听了一会儿,回头找朗珊,不见了。正疑虑间,有人摸到台前,将扩音器上的话筒一掌打到地上,随着滚落的动静,蓦地爆出一阵哨音,那声音尖厉,嘈杂,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接下去,叶小果看到培训师捕青蛙似的去追话筒,听众都抻着脖子在那里看景,后面有陆续朝外走的。叶小果裹挟在人流里,耳边飘过一句,"两口子打架,女人挣钱闹的……"一愣神,鞋子被踩掉了。

  果不其然,方有为听说叶小果跑保险后大发雷霆。"你给我在家呆着!我再没能耐,也不能让老婆干这种事!"叶小果掌着铁锅炒菜,一听噌地火了,"你说哪种事?"方有为不管不顾地扔了一句,"没听满街孩子都在唱‘一人跑保险,全家不要脸’嘛!"叶小果像被劈面掴了一巴掌,半边脸生疼。"你倒是给我找职业,人家小雅还是郭飙帮的忙,你有啥能耐?"郭飙是小果的堂妹夫,在银城的老街开酒店。方有为说,"那也叫能耐!地沟油炒菜吃得人蹿稀。"叶小果将铁锅炝得山响,竭力想把男人的咆哮堵在厨房门外。方有为当过工程兵,复员后在一家民营物流公司做事,一家人就靠那点死工资,有时候朋友小聚,方有为抹不开面子。越抹不开,还越死要面子,回到家里,紧着跟老婆孩子发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