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编写两只手,得失一寸心”


  ●许晨

  时光如流,似乎只是弹指一挥间,《山东文学》已经走过了六十年的风雨历程。齐鲁大地上许许多多的文学爱好者和作家新秀,在她的滋养哺育下,像一棵棵小树苗一样.茁壮成长起来……

  同样.我也从一个热情有加却少不更事的文学青年,沐浴着《山东文学》的春风雨露,一步步行进到了今天。虽说由于年轻幼稚、才疏学浅走了不少弯路,但在一位位前辈老师的指引和帮助下,还是与《山东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为她的发展尽了一点儿绵薄之力。夜深入静,掩卷沉思,我不由地又想起那首小诗:

  “远近看许晨,机敏有精神。

  辈浅不争座,根深德为邻。

  编写两只手,得失一寸心。

  文学边缘后,成败难由人。”

  这是我的老师、德高望重的军旅作家李心田先生特意为我写的。他以简练生动的语言和充满关爱的情感,高度概括了我的品格秉性及文学之路。朋友们阅后,纷纷表示:李老师看人很准。我亦非常喜欢,时常在心中默念,牢记先生的勉励与教诲。值此纪念《山东文学》创刊六十周年之际,重温此作,我百感交集,感慨万千……

  “编写两只手,得失一寸心”,是我这些年来在文坛上孜孜以求、坎坷跋涉的真实写照,也是我从一个业余文学作者.到一名具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资格的作家和《山东文学》社编辑、执行副主编、社长的成长缩影。回想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还是一个初出茅庐、喜欢读书的小青年。与许多血气方刚、耽于幻想的年轻人一样,狂热地爱上了诗歌散文写作。“文革”期间,《山东文学》(过去称《前哨》、《山东文艺》)被停刊了,我们尊敬的一些作家诗人,也是《山东文学》的主编们——刘知侠、孔林、苗得雨等人挨批斗了,文学似乎进入了低潮。但我从一位亲戚家的床底下发现了一摞已经发黄的《前哨》,遂借来如饥似渴地阅读着,也尝试着写作。当然.多为一些应景、涂鸦,也鲜有地方投稿。

  记得那是七十年代中期.我刚入厂当了一名学徒工,自告奋勇写黑板报、大字报专栏,使“写作”有了用武之地。忽然有一天,看到《大众日报》上刊登了一条“征订启事”:《山东文艺》(后定名为《山东文学》)复刊试办,欢迎订阅。哈!我高兴地跳起来,立即骑上自行车跑老远的路,到邮局订上了一份。每期必看,从头翻到尾,欣赏、学习,也是期盼一一那时候报刊种类较少,《山东文学》和《大众日报》文艺副刊便是我们山东业余作者心中的圣地.如果能够在上面发表一篇作品,哪怕是几句短诗,也会欣喜若狂大受鼓舞的。

  大概是1978年5月,我写的一组小诗《难忘的岁月》(两首)——《弹壳笔》和《独轮车》,终于登上了《山东文学》诗歌栏目。那是我去北京参观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时,面对战争年代的革命文物,心潮澎湃,有感而发,当时的《山东文学》副主编苗得雨老师给予了极大的好评和鼓励。由此,更加坚定了我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决心。后来,我参军来到济南军区空军工作,积极深入航空兵、雷达兵、地空导弹兵等部队体验生活,尤其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系统扎实地进行了理论学习与创作实践之后,作品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不小的提高。这期间除了向《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等报刊投稿之外,《山东文学》仍然是我主攻的“阵地”,陆续发表了《蓝色的征途》、《寻找昨天》等一些诗文。因为不管是生活在家乡.还是从戎未投笔,我首先是一名山东的作者,立足齐鲁大地是根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