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苦楝树(组诗)


柳法

 苦楝树

刮了一夜的大风

终于刮不动了

此时的苦楝树

格外苍翠,格外安静

昨夜里的那场大风

实在是太大了

此时的苦楝树,安静得

像另一棵树

此时的苦楝树

一点都不像

是被谁栽在那里的

而更像是从昨天夜里

跌跌撞撞地走来

歇在那里的

它的确是歇在那里的

——赶在下一场大风刮来之前

粗枝大叶地备好

足够多,足够

剧烈的摇晃

 树和树下的石头

又想起那棵树

和树下的石头

记不得有多少次了

这两样不同的东西

总是被我同时想起

我去过的地方不算多

走到的地方,也

不如想到的遥远

可我知道:只要树

熬得足够粗壮足够繁茂

无论它站在哪儿,都能招来

几块有模有样的石头

常常是,一大群鸟儿

在树上和喧哗的叶子一起喧哗

树下的石头则一声不吭

当树将如席的树荫

铺在树的周围,石头

特别像虚位以待的凳子

这样的凳子是结实的

至少跟石头一样结实

而越是结实的东西

越适于见证

它们不仅可以

让像我这样的人用来歇凉

还可以让一位皇帝

用来垫脚。这之间的差别

我很不愿意多讲

 读一部爱情小说

故事结束时

一场大雨紧接着开始

仿佛失声痛哭

但肯定不是

窗外顿时一片迷蒙

几幢姿态各异的建筑

凝固得好比刚刚爱过

或被爱过的身体

雨越下越像一场大雨

浑浊的雨水,不但

将昨天与明天隔开

还让它们成为此岸与彼岸

时间也由不紧不慢的走动

一下子变成湍急的流淌

从开头至结尾,它

漫长得就像一次停顿

时间只肯做

它喜欢做的事情

我是说谁怎样活着怎样爱着

它就怎样沉浮谁

——故事里的几个人物

一直是这样,被

故事反复感动的我

也只能是这样

 盲女

被一根竹竿牵着

她于平坦的广场上

小心翼翼地行走

那指指点点的竹竿

不知比快要慢多少倍

却一直慢在她的前面

晴朗的天空下

她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行走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不幸

从背后捂住她的眼睛

至今都不肯松开

此时的广场人声鼎沸

秧歌像秧歌,喷泉像喷泉

她迈着那种难以迈开的步子

于寂静的内心深处

独自一人行走

与广场无关的她

形单影只地走过

摩肩接踵的广场

其渐渐远去的背影,与

远处的蔷薇一起晃动

然而,一点也不像那些蔷薇

——用尖锐的芒刺

随意触摸着这个世界

  此刻

四年前栽下的那片杨树林

长高了长壮了。此刻

它们不再惧怕更大的风

以及更大的风所带来的

更剧烈的摇晃

四年前离开我的父亲

已走得很远了。此刻

他万水千山的远在

我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

而此刻的天空

与四年前的一样高一样蓝

仿佛四年前发生的事情

仍在此刻之内

在此刻之内

那些一棵紧挨着一棵的杨树

将越坠越暗的夕阳

挡在了杨树林的那边

透过枝叶望去,那轮夕阳

是那么疲惫那么留恋

那么非熄灭不可

四年前,因

渴望再多活一些时间

而被时间带走的父亲

他临终的神情

也是这样

  不会……

我不会再把飞鸟画出的弧线

看作是悦耳的琴弦

也不会再把密密麻麻的星星

看作是古希腊字母

还有星空下的远山

以及初衷不改的恪守

我不会再把它们

看作是静卧的骆驼

和端不走的湖

我已年过半百

经历也已足够

我不会再把所谓的命运

看作是庸医开错的方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苦楝树(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