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贯酸斋不是斋名


□ 程巢父

贯酸斋不是斋名
程巢父

韩石山先生:
读尊编《山西文学》三月号大文,其中称《贯酸堂的清江引》,“贯酸堂”应为“贯酸斋”,它不是堂名或斋名,而是元代散曲作家贯云石的号。你是学历史出身的,当是偶然失检所致。对你这位历史学专业的作家,只须提醒一下就行了;但为读者,则须多交待几句。
贯云石,公元1286——1324年在世,元代维吾尔族人。原名小云石海涯,父名贯只哥,遂以贯为姓,号酸斋。初袭父职为两淮万户府达鲁花赤,后以官职让其弟。仁宗时,任翰林侍读学士、知制诰与修国史。后退隐江南,寓钱塘,别号芦花道人。精通汉文,工书,草隶等自成一家,尤擅散曲,与徐再思(号甜斋)齐名。后人合辑二人所作,称《酸甜乐府》。另有《贯酸斋诗集》及《直解孝经》。卒谥文靖。《元史》卷一四三有《小云石海涯传》。
寒斋没有收藏上述三种书,但存有一本陈乃乾先生辑的《元人小令集》,这是劫后之遗逸。记得“文革”初,某日深夜,我用一方布包袱裹了一包书潜往一位两代工人的亲戚家里,隐藏这些“四旧”,此书即在其中,始得以漏存于今。此书由上海开明书店于1935年出版,1957年再版时又辑入了后来发现的几种小令集作品,古典文学出版社1958年1月印行。全书31万字,收贯云石作品85首;《清江引》一名《江儿水》,酸斋一人占28首;胡适为傅汉思、张充和夫妇写的一首属《惜别》四首之四(《清江引》是曲名、令名,《惜别》是作品名,我把它叫“意名”)。恰好我近年承命为台北胡适纪念馆整理新发现的《胡适未刊日记》,知道这幅《贯酸斋的清江引》是胡适1956年下半年在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讲学期间,于12月9日由张充和接到他们家里去写的。我正要写信给张充和女士,问当日这幅《清江引》写了一幅还是两幅?不想足下是快手,文章已经写成刊出了。当年胡适为他们写的字不止一幅,台北蔡登山先生前年已摄有录影。因为我有在全世界搜集胡适遗墨(用摄影)的计划,故蔡先生去年来舍下晤叙时谈到这些话题和内容。
张充和女士在晚年能将胡适的这幅《清江引》送给黄裳先生,真算得是隆情厚谊之馈了!
你我的《百年文人墨迹——亦孚藏品》,都是刘绪源先生送给我们的,故我也有检索核对的方便,否则便不可能给你写这封信。
另外,再补充几点细节。
尊文中提及李宣龚诗笺《园菊得花喜而作》,我怀疑“喜而”后或脱一“有”字;因为汉语言文字多以双音节构词,“喜而作”三字既不顺口,又颇别扭,遂核对原件,原来是“园菊得花喜而作此”,潘亦孚先生在编书标题时脱一字,责任在他不在你,但你在撰文时应该纠正过来。
又,周叔搜中堂《录黄荛圃题宋本东坡先生诗》,题目应为《录黄荛圃题宋本(注东坡先生诗)残卷诗》。
尊文后段说:“这里头有个感人的小故事。张充和题款中说的三十年前,是个约数,实则是当在三十二三年,即大陆解放前夕,张女士还没有出国的时候。”据充和女士的幼弟张寰和先生前年岁杪给我提供的资料,张随夫婿赴美是在1949年年初。我在整理《未刊日记》时给傅汉思写的注是:“1947——1948年任中国国立北京大学西方语言副教授。1948年11月19日在北京与张充和结婚。1949年返回贝克莱。胡适来讲学时,汉思在贝克莱加大东亚学院任历史学助理研究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