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


□ 陈应松



得知妈中风了,青香的腿一下子软了。来人说,妈的半边身子已不得动,那就是偏瘫。偏瘫,妈怎么办呢?她把儿子交给另一个老师——乌云堡小学就两个老师——急匆匆地赶往牛家坳。
回到坳子,大嫂告诉她,妈送到镇医院去了,说二哥和弟弟也都去了,青香又往镇上赶。大嫂说,妈那天早上还好好的,还上山割了一背篓猪草,傍晚还听见她的唤猪声,到了晚上大哥去妈那边看她,妈倒在厕所里,一身的屎尿,已不能言语,半边身子也麻了。大哥没文化,也不知何事,大嫂和在家的女儿杏儿也不知何事,以为只是摔了一跤,给妈冲红糖水喝,喝不下,也不吃。第二天恰好二哥从邻村过来找大哥有点事,看到妈这个样子,二哥因小时候过继给人家,读过书懂得一些,知道半身不遂是中风脑血栓,他们村就出过这种事,就说要赶快赶快到医院去溶栓——脑壳里被血拴住了,说听说过,溶了栓,把血管搞通了就行了,否则,就半边瘫痪。可上医院得要钱,二哥说手上有几百块钱,准备去买种羊的,先用了再说。大哥没钱,拿不出钱来,问妈还有没有钱。妈虽不会说话了,可心里明白,一听说钱,就摆手,就不让他们把她往医院拖。但是二哥坚持要去医院,又找了个人去给小弟把信,还真找来了,于是兄弟三个将妈抬去了镇上……
到了镇上医院,青香看到妈正在打吊针,显然已经安静了。一问,却没有溶栓,推过一针,但没有用了。医院说,溶栓最佳时间只有六小时,即在发病后六小时溶栓,可以疏通,已过了三天,太晚了。六小时,青香一听六小时,从牛家坳空手走到镇上她也花去了八九个小时,还是一路小跑。也就是说,就算一发病知道要溶栓,且也有住院的钱,那也是枉然。牛家坳还不是最边远的村子,所以,山里人犯了这种病,只好由老天爷惩罚了。
可妈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听说城里人爱得这种病,当官的爱得这种病,劳动人民也能得这种病?二哥说妈的血压还奇高哩,抬来时低压一百三,高压两百四,医生说这么高的血压还不中风才鬼咧。说为什么平时不给她把血压控制住?几个儿子都面面相觑——谁知道妈有高血压啊,妈今年七十六进七十七了,从没进过医院,从没量过血压;村里人都是这样,没哪个量过血压,村里没有医生。
青香把所有的钱都带来了。那可是她与亮子这两个月的生活费,为找前夫索要儿子的生活费,已经被暴打过几次,她不想再作这种打算,自己与儿子紧巴巴过吧,可妈中风了。
大姐得信后也来了,背着一背篓香瓜,估计是权充钱的——确如此。大姐一来就大哭了一场,为妈也为自己,说妈呀你咋得这种病,这下可遭孽了,咋就这个苦命啊。妈,跟我一样呀,我对不起你,没带一分钱来,找人借也找不到,就搞了这些瓜匆匆赶来了。
大家就吃瓜,小弟青留找人赊了几个馍馍后,赊不到了,只好吃大姐的瓜。大姐见大家吃她的瓜,很高兴,破涕为笑,可还是满脸歉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