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前夫


□ 王保忠

前夫
王保忠

巧枝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大老远的从山西跑来看她,她回来都十几年了。到她们川西这个小村子少说也要走三天,那得花多少盘缠路费啊。想想又觉得自己太好笑了,现在对他来说钱根本不成问题,早听说他在那边开煤矿发了,肥得流油,小车买了好几辆,楼房就更不用说了。可是他却捎话说要来看看她,就在这几天。这究竟是图个什么呢?也许有钱人都这样,吃饱了没事撑的。管他呢,要来就来,腿在人家身上,谁也拦不着。
话是村里的一个后生捎回来的。后生就在山西的煤矿做工,不在那人的矿上,但离着也不太远。那条沟据说有几百里长,到处都是煤矿,有国家开的,也有私人包的,黑乎乎的一大片。后生好像也发了点小财,脸是黑的,脸上的皱纹是黑的,连笑也是黑的。后生是这么说的,巧枝,你过去的那个男人混得真油呢,你要是不回来,现在就能跟着吃香的喝辣的了。后生说这话时很多人都在场,听说她的前夫发了财,自然就有些惊奇,那么个穷光蛋居然发了财,听起来真像是传说呢。后生见人们眼睛都绿了,越发说得来劲了,说那人是怎么包的煤矿,怎么一下子发了,怎么的会处理关系。听的人就不停地咋舌,感叹,再看她时,目光就多了几分惋惜,有嘴直的,就把肚里的话倒出来了,巧枝你也是命里穷啊,本来就嫁过去了,怎么又跑回来了呢?你要是还在山西,我们说不准也能跟着沾点光,发点小财。
丈夫自然也听到了,屁股大一个村子,能听不到吗?听了自然没好声色,脸板着,眉头一皱一皱的,好像是天要塌下来了。她觉得有些好笑,但又不能不解释,是他要来,又不是我要招他来。丈夫还是不吭声。她说,你也真小气,他来了,我就会跟着跑了?再说,人家现在发了,就是我想跟,人家还不一定要呢。丈夫一瞪眼,你敢?她就笑,你还真小气呢。她觉得丈夫这两年脾性变多了,从前他可是一个爽朗的人,有说有笑,好像他们的日子从来就没有过难处。嫁了他,日子也是清汤寡水的,不见得有多富裕,可心里却畅快,生活就有滋有味的。这让她很少记起在山西的那段日子,好像一出嫁就跟着现在的丈夫了。他们办了个鸡场,挺红火的,前年又投进不少去,不提防却闹起了禽流感,鸡场哗地一下就倒了,丈夫脸上的笑越来越少,门也懒得出了。过去还跟着几个朋友一起出去走走,喝点酒,现在是谁叫都不去。巧枝怕他闷坏,也没少劝,这闷人却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今天一大早,丈夫说是要进城办点事,可能得走上几天吧。巧枝问他去干啥,丈夫说也就一点小事,主要是想出去散散心。说完看了她一眼,就闷闷地走了。她有点不放心,可又不能不让他出去,老窝在家里不是个事啊,闷出病来怎么办?可又觉得有些蹊跷,这闷人,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山西那人捎来了话,他就要走?看来丈夫真的有些小心眼,在跟她怄气呢,好好好,想走你就走吧,有能耐再别回来。可是丈夫一走,她心里又空落落的,就后悔没拉着他,让他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