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与身体的政治


□ 赵 川 王墨林

  二○○三年底,王墨林应邀来北京参加港台小剧场展演。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在北兵马司剧场演完他编导的《黑洞之外》后,王墨林吵着要去天安门广场迎接二○○四年的到来。我和剧组的人,包括《黑洞之外》的惟一演员刘懋莹,来到天安门广场。那晚的情形,回想起来还有点激动。刘懋莹是位全盲的职业按摩师,第一次从台湾来大陆。他参与王墨林的剧场表演已有几年。在天安门城楼前,王墨林带他摸华表的栏杆、地上的砖,甚至解放军卫兵的肩章。在寒风里,我们一样样给他解释,都想当他的眼睛。
  王墨林祖籍山东,一九四九出生于台南,台湾政战学校戏剧系毕业,曾前往东京研习剧场艺术三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小剧场运动兴起,从早期起,王墨林便是其中干将,写剧评、制作行动剧和报告剧等。标志台湾政治解禁的一九八八年“解严”前后,王墨林参与策划了《海盗版·我的乡愁我的歌》(一九八七)、《台湾民众党六十周年历史证言》(一九八七)、《驱逐兰屿的恶灵》(一九八八)、《割功送德——台湾三百年史》(一九八九)和《幌马车之歌》(一九八九)等。但到今天,台湾以年轻人为主力的小剧场圈子里,他几乎是仅有的活跃着的“老人”(一九九七年王墨林把台湾邹族人带到北京,合作演出希腊悲剧《TSOU·伊底帕斯》,一九九八年该剧在台北上演。他一九九九年策划《射日子孙——雾社事件报告剧》,二○○○年以后编导了重要的《黑洞》三部曲和《雨果》等)。他这人让台湾文化界很多人皱眉头。王墨林十几年来的身影,总和大声疾呼、提出异议或抗议联系在一起。他为自己辩护,说那是“因为你们把我刻板印象化了”(《小剧场的成长与消失》)。
  王墨林总穿一身黑色,脚下一双鲜红的袜子,戴一条皱巴巴的混色短围巾。我请教过关于他相当固定的衣着。他说黑色是无政府主义,红色是革命。在他看来,现在无政府主义变成时尚,讲起来满口不统不独、地球人啊、住地球村啊。但在他心目中无政府主义是从马克思主义发展来的,是有政治意识形态的。至于那条短围巾,他嘿嘿一笑,说为给自己添点艺术气质。
  王墨林的新名片上印了“殖民社”三个字。他的解释也是王墨林风格。他说我们的身体,是被“国家”殖了民的。尽管从一九九一年起,王墨林就用“身体气象馆”的名号,参与和制作很多活动,他的剧场作品是近几年才与盲人及身体有残障的演员合作。但其实这与他一九八五年从日本游学回来后,一直通过社会运动和剧场实践,探讨身体和国家政治的联系,有非常大的关系。我以为他是为自己的论说,找到了非常合适的表达载体。他曾表示“简单的舞台对他们(盲人)来说一点不流畅,这种跟空间的奋斗,是我要的真实。他们的表演呈现的象征意义,跟我做的身体研究非常有关。我们会一直合作下去。并且我希望能把他们带进公共领域”。一九九四年王墨林曾计划写一本名为《身体论》的书,但只写了纲要,就迟迟没再进行下去。我们那天在三联书店咖啡厅里的谈话,还是从“身体论”开始,但涉略的不仅是身体,更是一类台湾知识分子的思想心路。——赵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