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经历


□ 苏谋珍 鲁顺民

  家庭地理与历史
  
  我是1950年生人,1966年初中毕业,16岁。学校闹革命,没书念了,回村。
  其实,就没出过村。初中毕业,参加农业生产,水到渠成,没别的想望。一来,咱就是一个农民,念书识字之后不回农村回哪里?还当干部?没这想望。二来,“文化革命”闹开了,学校停课,不招生了。三呢,出身不好,破产地主。初中毕业要升高中,成份是一个很硬的杠杠,就没想到要上高中。
  所以,我从来没有报怨过说是“文化革命”耽误咱啦,时代造成人生悲剧和遗憾啦,没有。地主成分,农民出身,回村当农民,可可好。
  我们村叫侯家岩,离岚县城十公里,面岚山,绕岚河,树绿水清。村里400多口人。我是前村下马铺,都是苏姓一个祖宗支生出来的。祖宗是一个兵部侍郎,明朝时候可能在这里驻防,在岚县一带落了户。祖籍在太原清徐高白林村。到我这一代,是第十九代。我家这一支,在清朝同治年间出过文秀才、武秀才,后人们主要是闹地,最鼎盛的时候有300多垧地,合现在的900多亩,还在娄烦县开过煤窑。我小时候见过我家老宅的门楼子,门上有匾,刻的是“耕读之家”、“光前裕后”几个字,可阔气。
  到我祖父手上,老弟兄三个,吸大烟,典房卖地,家道中落,死得也早,我父亲出生的时候,家里是一帮寡妇,一堆孩子,落架了,穷了。
  父亲4岁上就没了爹,那一年祖母刚28岁,守了一辈子寡,拉扯父亲他们成人。真是含辛茹苦。所以父亲一辈子没离家,念的就是祖母的辛苦。若不然,早就出去了,那时候国难当头咧,年轻人出去的机会特别多。父亲是一个成事的,从小到大见过家道中落的穷苦,也见过欠人家钱的那份恓惶,长大之后,祖母持家,父亲受苦,有一点点钱就晓得往回赎祖上抽洋烟典出的地,到后来渐渐有了些模样。父亲什么都干,除过没开过油坊,农村里的那些副业没个没干过的。有了些钱,还放高利。后来,这是一条罪状。那时候农村没银行嘛,农村里放利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
  父亲在村里人缘好,仗义,明理。他没念过书,共产党来了之后,读过两年冬学,识些字,但他认真,学得可能不坏,我打小就记得他老人家经常捧一本线装书在那里看。能看古书。他在村里朋友也多,为人好,谁家有个长长短短都找他,接济过不少人家,有时候瞒过家里人往人家家里背粮食。侠肝义胆这么一个人。
  后来,日本人占了岚县,在全县岚城、普明镇立下十几个据点,是扫荡晋绥边区的一个基地,县里头成立了警备队、先锋队,让他去,他说丢不下娘啊!这当然是借口。当了不就成汉奸了?父亲明白这个道理。人说日本人抓兵没商量,也奇怪父亲怎么就躲过去了,估计是为人不赖,有人给说话呢。日本占岚县6年多时间,他资助过几个村上的后生出去参加游击队。怎么资助?出盘缠路费,用牲口送人家偷偷出去。有两个离休的时候是省级干部啦,其中一个是北京广播事业局书记。资助本家叔叔十六岁参军,曾任省化工厅党组组织部长,副厅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