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居小品


□ 凸凹

  凸凹

  柿树

  庭院建得极齐整了,欣慰之余,尚觉有缺憾。细一思忖,该植一些花或树。

  花可随意地种一些,树呢?

  父亲说,何不植一株柿树,柿树干净,不招蚁腻。

  便想到柿树的四季:春而俊秀,夏而森郁,秋而艳美,冬而挺拔。柿树之美,乃无可挑剔,便颔首云,甚好。

  初植两株,意取对称之美;然,刚有芽苞绽出,便被小儿踢球时,折去一株。本想补植一株,已逢柿树起芽后期,再植,不易活。便豁然对家人说,不对称,也一美也,何必强求呢?

  柿树发育缓慢,但这一株,却长得极勤勉,到今年开春,刚满三年,便已株高丈余,繁枝侧披,呈丈夫气概。喜甚。

  喜后忧至:柿树距院门太近,探曳的枝柯,常将低头客的巾帽揭去,颇多不便。

  便有迁之必要。

  妻说,若迁便早迁,待新芽显露,迁则难活。

  冻土刚化,便兴锨镢。将周遭表土剖开,极小心地探摸根际,发现,偌大的一株树,根系却寥寥,仅三段尺长主根,六七条须状附根,令人惊奇。

  三人便连根之附土,一齐移至已做好的一方软穴,侍婴般精心。

  移罢,灌以沛水,三人调侃曰,未伤君一根须毛,不过于深梦中,助君翻了一个身而已,盼君惬意。

  但时已初夏,万木蓊然,柿树却仍不见一丝生机,秃枝削干依旧。

  便独忖:对君已尽了十二分情意,尚有何怨?

  久不得解,便想到柿树那几条寡贫的根。树大根深,根深叶茂;其根不繁,适应性便差;生机未还,其怨自取。

  便心中坦然,听之任之。

  已到夏中,仍未发芽,便心中黯然:任一介死株在那里丑陋着,不如植一篷蓬勃的艾草。便对妻说,心意到了,不活作罢,除之。

  扳折树枝时,却感到,柿树的枝条,虽干却未枯,韧而不脆,久折不断,手便犹豫起来。

  妻说,也许它还活着,等一等才好。

  不等了,它已让人失望得太久,我忿然说。

  妻攀颈作娇媚,莫使气,权当为我不可么?

  时至二伏,云多雨勤,柿树的芽腋,竟有紫芽顶针。

  奇哉!多亏了女人那一重天生的妇性。

  但顶芽之后,叶片却久久不展开,叶脉抽缩着,作疲软萎顿状。便为其心忧,日日树下巡视,乞其容颜速展,生命的秋天将到,青春不便迟疑。

  然而树不通人性,兀然羞怯如故,便对妻喊:最看不了的,便是这般,要么就干干脆脆地死,要么就痛痛快快地生,不死不活扰人心烦,斫之!

  妻亦放声说:

  你们文人便这样,总爱作极端之思。凡事皆有自身的道理,怎就那么放任主观呢。我查过柿树的书,柿树乃娇贵之物,轻易不可移;虽未伤其根,实已伤其气,伤人的心,未必就见到血啊!对于柿树,漫漫长夏,它忍受孤寂,拼命吸吮,疗治内伤,已恪尽本分;于是,它活下来便极不容易了,还作哪般苛求?

  遭妻之抢白,心有不悦,然终不知回辩些什么好,便嗒然无语。

  三伏中,酷热难挨,却见那柿树的叶子,已渐肥阔,且叶脉舒展,翠色盎然。

  自知柿树于人于己皆无愧,对其喜爱,竟大不如从前。究竟为何,说不出。

  总之,对草木投以情智,是一桩劳神的事。

  渗水井

  庭中设一水管,濯菜盥洗及夏日冲凉皆方便。然,事先未留下水道,用水之后,足下便一片汪洋;久生绿苔,腻滑跌人,且诱生蚊蚋,颇为苦。

  便决定,于庭院一隅,凿渗水井一眼。

  遂选井位。选来选去,选在东南角。

  将庭院周遭绍介如下:

  北为吾家三间正堂,西为两间耳配,南为院门短堞,东为邻人西屋后墙。

  正堂门前不设井位,乃属自然,西设井位,危及耳房,南设井位,殃及门墙,而院中设井,自找不便,则只有设在东南角,与邻人屋墙相近。

  挖井在即,我尚犹豫,觉愧对邻人,跟人家打一打招呼为好。

  妻说,打什么招呼,不是我们私心,而就属这里土质松软,渗透性好,乃天意。

  即为天意,便不必多虑,往下打就是。

分享:
 
更多关于“家居小品”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