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金护照


□ 朱晓琳

  一
  F大学语言学院两年里跑掉了三个年轻女教师。“跑掉”一词在语言学院有其特定含义,那就是利用公派出国学习或工作机会一去不复返,滞留国外不归。这三个女教师都是单身,被派往美国的“孔子学院”教汉语,其中一人工作期满后不愿回来,寄回一纸辞职申请与F大学“拜拜”。后两位继任者更绝,临行前就分别写好辞职信,到了浦东飞机场各自寄出一封特快专递,待学院领导收到快递信件,她二人已踏上了美利坚的土地。
  假若时光倒退二十年,这几个年轻女教师的行为似乎很容易让人理解,因为那年月一个“穷”字便能解释诸多与此情节大同小异的故事。学院里几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的“海归”教授们,谁没有一本当年“洋插队”的血泪账?要是今日中国高校教师们还拿着每月几百块钱住在筒子楼里,你看看“海归”们归不归,说到底发扬爱国主义精神也得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为前提。
  留美归来的吕建华教授在放寒假之前例行院务会上大发感慨,“这几个小姑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跑到美国去就能在马路上捡美元啦,做梦去吧。放着好好的中国大学老师不当,还要辞职,到头来不过落得个美国家庭妇女,有什么出息?”吕教授是应用语言学学科带头人,博士生导师,国内语言学界权威,加上自身留美博士的学术背景,在F大学语言学院向来一言九鼎,吕教授一张口,没人会自讨没趣与之辩论。
  谢如芳心里并不赞同吕教授的说法,她与那三个跑掉的女教师曾经住在同一栋单身青年教师楼里,相互间多少有些了解。人家好歹也都是高学历的博士、硕士,不至于头脑简单到想在马路上捡钞票才选择滞留美国。不过谢如芳不会当面顶撞吕教授,她是吕教授带出来的博士生,又刚靠着导师关系留校任教,报恩还报不过来呢。谢如芳笑着说:“吕老师,要是她们几个也像您一样当上‘双别’教授,当然就不会跑掉啦。”
  吕建华是语言学院第一个住上别墅,开上“别克”私家车的教授,因而人送外号“双别教授”。谢如芳知道导师不反感这个外号,内心里甚至还有些感谢送他这个外号的人。果然,吕建华仰面哈哈大笑,“什么‘双别’教授,听上去跟‘双规’差不多。”吕教授很高兴谢如芳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他的外号,这样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将话题引至许多同事尤其是青年教师羡慕不已的别墅和私家车。如今的大学教授不能只满足于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教授的生活派头也是博得学生和后辈尊敬的重要原因。
  其实谢如芳在吕教授门下读博士时,最欣赏导师身上的海外作派。比如吕教授进门出门会习惯成自然地让女士先行,自己用身子挡着门。课堂上不小心打了个喷嚏从不忘记说声“对不起”,即便他一人独处,这声“对不起”也决不会省略掉,那是融化进血液的文明习惯。吕教授留学海外多年,精神和行为都烙上了西方文明标记,这种标记有时会比可以量化的金钱更吸引人。
  散会时吕教授叫住谢如芳,“小谢,你去‘又一村’订一桌六个人的晚餐,有位留美老同学回上海来,我得尽一回地主之谊,你们几个都来作陪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