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买面条


□ 肖 凤

肖凤(1937— ),北京人,女,学者、作家。有文学传记《萧红传》、《庐隐传》、《冰心传》,散文集《韩国之旅》、《肖凤散文选》等。

不会讲广东话,在香港难免要吃亏。
一天上午,我在旅馆房间里写东西。这天的午餐需要自己解决。所住的旅馆既然是家庭式的,我就想自己烧一碗阳春面吃。与我住在同一家旅馆里的,还有一个来自大陆的少年房客,他只有十四、五岁,他的父亲请事假把他从新疆送到了香港,然后返回大陆,他正等待着他的祖父,接他到台北探亲。他比我早到香港,对这里的地理环境比我熟悉,于是便领我到了附近的“自由市场”,买了一些蔬菜、水果和面条。
等到我兴冲冲地回到旅馆,将炒好了的蔬菜和煮好的阳春面,端了一份给这个孩子,自己也留下一份开始进餐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卖面条的小店主,把已经发酸了的面条卖给了我。
我自知无能,是个书呆子兼幻想家,生活能力很差,在北京买东西时就经常上当,而在所谓“购物天堂”的香港,还要上当!我吃一碗酸面条倒也无妨,怎么能用一碗发酸了的面条,来款待这个少年人呢?
我看了他一眼,想再给他做点别的吃,他却浑然不觉,吃得正香,还不时抬起头来,朝着我微笑,说:“我从小就爱吃面条。”
我不无尴尬地问他:“好吃吗?”
他说:“好吃极啦!”
看着他那兴奋的样子和难得见到的笑容,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往面条里多洒了几滴醋,勉强地把它们吞到肚子里去了。
当天下午,一位香港当地著名作家请我吃晚饭,那是一间布置得很豪华的广东式海鲜酒家,菜肴也与中午的酸面条有天壤之别。闲谈间,我向他叙述了卖给我酸面条的事情,并向他说:“这是我不会说广东话的缘故。”
没想到这样一件区区小事,竟使他非常生气。他拍了一下桌面,说:“太欺负人了!你应该找他去!告诉他:你虽是大陆人,却是一名教授。你告诉他:如果这样对待顾客,你就起诉他!香港政府的税务机关专门有人随时检查他们,你告诉他你要起诉他,他一定害怕,立刻会向你道歉赔款!”
这位著名作家是位地地道道的广东人。他为了让我听懂他的意思,一直努力地用广东官话与我交谈。
三天之后,又逢我在旅馆房间写东西。于是又去那个“自由市场”。这次我当然就不去光顾那个面店了,可是为了应验一下作家朋友对我的指教,我又不由自主地踱到了那位店主的面前。
他一看见我,面部先是点儿不自然,之后却又笑眯眯地迎上来,手就习惯性地往摆满面条的玻璃柜里伸。
我赶紧用纯正的北京话温和地对他说:
“先生,你是不是看我说的是普通话,不会说广东话,就把酸面条卖给我呢?你是不是看我是大陆人,就觉得我分辨不出你的面条酸不酸呢?你是不是因为我是大陆人,就以为我不懂得香港的法律,可以任意地对待我呢?”
这话他还真听懂了。我刚一住嘴,他立刻向我鞠躬、陪笑,赶紧从他的玻璃柜里拿出了相当于那天卖给我的双倍的新鲜面条,装在了一个鲜红色的塑料袋了里,双手捧送给我,他身旁的一个女人,大概是他的太太吧,也赶紧凑上前来,向我鞠躬陪笑。
我真佩服那位指导了我的香港作家。
不过,这包面条我没要。待他鞠躬够了,我扔给他一句话:“请你善待大陆人!”然后向他点头告别。
等到我再次见到那位可尊敬的香港作家,一方面向他致敬,一方面向他叙述这件事情的前后经过时,他哈哈大笑道:“是嘛!书呆子也要学会保护自己的消费利益嘛!可是你为什么不要他的赔偿呢?如果他被起诉,他的店可能会倒闭。他对你的赔偿是应该的,他还沾着便宜呢!你又清高什么呢?”
的确,我何时才能去掉这“穷清高”的毛病,学会保护自己的“消费者利益”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