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在前面


□ 方晓风

  有人嘲笑乌托邦,因其不可实现,像一个梦,透着点幼稚;有人赞美乌托邦,哪怕是个梦,也装点了平淡的生活,给人信心和勇气,继续前行;也有人言之凿凿地说,乌托邦无所不在,人人都有自己的乌托邦,或大或小而已。
  乌托邦同梦想还是有区别的,乌托邦有时比梦境更荒诞,而其荒诞正是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是披着理性外衣的,其结果却又体现了一种人类试图挣脱理性束缚的渴望。比如著名的永动机,时至今日还有人热衷于此道,甚至明知其不可行而做出许多具有这种意味的玩具,摆在案头把玩。没有摩擦的能量损耗,就有永动机,并且这个世界会充满永动机,只要有摩擦,永动机就不可实现。道理非常简单,但永动机这个概念还是太美丽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人们更多的是宽容地看待永动机,并且在琢磨的过程中也会产生一些新的机械构造方法。
  乌托邦不可实现,但它一经出现,就会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某种程度上看,乌托邦可以局部实现,而不是全然地不可行。人类历史上产生过许多乌托邦,有政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技术层面的或者关于精神世界的,有些被人遗忘了,有些却不断地被人提起,成为我们文化的一部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乌托邦,通过避世来求得平静的生活,世事纷乱皆由人起,桃花源中人如何就能没有纷争呢?吊诡的是,掌握最高权力的帝王们也在皇家园林中模拟桃花源,做出隐士的姿态,只能说是人格分裂的一种征兆,以隐逸附庸高雅,隐逸成为一种形式来装点帝王们的梦。
  人们经常提起的同样还有工业革命后一批欧洲知识分子的乌托邦,从空想社会主义到花园城市。知识分子改良社会的冲动如此强烈,不光是用文字,甚至投入全部财产和生命去实践、试验自己的理想社会模式。现代设计很大程度上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蓬勃兴起的,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现代主义的设计师们才承认通过设计改良社会是个乌托邦,后现代主义思潮随之泛滥。但后人仍然对那一段历史、那些人物充满敬意,并对设计持续地报以期待。这些乌托邦所描绘的美丽场景,所包含的高尚情操,无法让人忘却,它们浸润着后来者的理想,积淀在设计文化中,成为职业伦理的一部分。
  日前,芬兰赫尔辛基艺术与设计大学校长海伦娜·于华妮女士和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长费凯傅爵士相继造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并阐述了各自对于当代艺术设计教育的看法,本刊分别对两位领导者进行了专访,涉及了设计教育的理论和实践的多个层面,这些内容将分期登载,以飨读者。五月,鲜花盛开,生机盎然,似乎让人忘却了金融危机带来的阴影。危机到底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影响?本刊将在下期组织专题,邀请一线的不同门类的设计师们来共同探讨这一话题,敬请关注。......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