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黎的沉思


□ 唐 涓

站在艾菲尔铁塔顶层上俯瞰巴黎的那一刻,我依然恍若梦幻。它的确太不寻常。地球上很少有城市像它那样经历过那么多改变历史进程的重大事件并令无数人为它的艺术魅力魂牵梦绕。艾菲尔铁塔三百二十米的高度足以将整个市区尽收眼底,这个近乎完美的视角可以让你初步领略到巴黎无与伦比的美。
阅读一个城市我喜欢从高处开始,首先俯视,然后慢慢地穿街走巷。一个美丽的城市它的建筑布局和勾勒出的天际线应该是无可挑剔的。就像眺望巴黎塞纳河的左岸和右岸,绿树掩映中的宫殿与古迹。从它们曾经的奢华与辉煌,你很难想象两千年前它只是一个叫西岱的小岛。
然而,正是这个基本上是小渔村的西岱岛,在两千多年不同历史时代的嬗递中,繁衍生长出了一个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我痴迷巴黎不单因为它是人类艺术的圣殿,更痴迷它是世界城市建设的经典,令我们自叹弗如。遗憾我在巴黎游走的时间被定格在了7天,我的目光因此只看见了一小块的巴黎。行色匆忙中我反复想,如果我两年的留学时光搁置在巴黎,那又该受到何样的滋养。
我一直以为,巴黎的城市建设能跃居在世界典范的位置,是因为有勒?柯布西耶和欧仁?艾纳尔这两位大师。勒?柯布西耶是建筑界闻名于世的一个天才。他出生在瑞士,却把整个生命和情感献给了巴黎。尽管他所提出的巴黎市中心地区规划建设方案最终未能实施,但他的现代建筑思想和观点深深震撼了整个巴黎并影响了巴黎城市发展的走向。上世纪二十年代,勒?柯布西耶就提出了现代城市必须拥有树木、天空和阳光。他甚至认为城市应该是一个大公园,所有的建筑都应掩映在绿树葱茏之中。可是这个理想模式今天依然是我们许多城市的理想。迅速扩张的城市疏离了我们与自然的亲密关系。我们窗前的阳光被遮挡,我们的天空不再纯净,我们被囚禁在钢筋水泥结构的丛林中,吸纳着污浊的空气,只能靠回忆享受绿色的田野和清脆的鸟鸣曾带给我们童年的欢畅。
勒?柯布西耶和美国的莱特都是我非常喜爱的建筑大师,亲近自然的建筑理念无不贯穿在他们的建筑作品中。勒?柯布西耶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已经为未来的城市构想了“阳光城”“绿色城市”,而莱特的经典作品则把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和勒?柯布西耶不同的是,欧仁?艾纳尔一生都在致力于巴黎旧城的改建。一百年前他就预见到交通问题将是城市建设最重要的环节并提出了非常超前的“城市街道立体交叉枢纽”和“城市环岛式交叉口和地下过街人行道系统设计”两种方案。如今巴黎地铁能给所有造访者留下深刻印象,欧仁?艾纳尔肯定功不可没。一九〇〇年,巴黎第一条地铁正式运行,眼下已发展到城内十六条地铁线路,四百多个车站,还不包括通市郊的线路,每日吞吐量约三百五十万人次。我在巴黎各景点间奔波,主要依赖地铁,尽管线路密集又呈多层,但由于设计科学,凭借一张标识清晰的地铁图,便可准确无误抵达想去的地方。
进入新世纪以后,巴黎市区一千四百万的人口已经和北京不相上下。由于政府采取措施限制私人汽车的数量,巴黎四通八达的交通线路基本畅通。北京也狠劲地发展交通,地铁和公路迅速向城外延伸。当私人轿车成为当今中国家庭消费时尚,据说北京目前私人轿车每天以一千辆的数字增长。修路的速度永远无法超越买车的速度,于是堵车。北京常常令人心烦,原因就是堵车。当一个人看到自己有限的生命被无谓地消耗在蜗牛般的速度上,他不可能无动于衷或怀有美妙的心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