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烂社员闵庆霸的快乐时光


□ 闵凡利

  闵庆霸死了有近二十年了,直到如今,闵楼村的兄弟爷们还在纳闷,无病无恙的闵庆霸咋就死了呢?
  闵庆霸是我们村的五保老人,死的那年并不是多大,也就是六十六。说起来,人到六十就够一辈子了。搁在过去,六十活埋,闵庆霸还赚了六年呢。可现在是社会主义,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六十岁那算大青年,到八十才算是进入老年呢。中央的干部不是六十多岁才算青年干部吗!
  就在闵庆霸六十四岁那年,自己发现自己尿里有血,后来,越来越厉害。就和村里说。村里领导一听说,就差人带着他去县城的医院。当时县还没有改市,还不叫滕州市,还叫滕县。闵庆霸就在滕县人民医院里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检查。这一检查可检查出大问题了,原来闵庆霸是患了膀胱癌。
  闵庆霸就问医生他得的是什么病。医生给他说是膀胱癌。闵庆霸就问什么是膀胱癌?大夫就给他解释。闵庆霸还是不懂。大夫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咱们敬爱的周总理就是得的这个病。闵庆霸一听自己的病和周总理得的病一样,很高兴,点了点头,算是有些懂了。闵庆霸心里想,人家周总理那是国家总理,日理万机的,有病就应该有那么高贵的病。我又不吸烟不喝酒不日理万机,咋就会有这样的毛病呢?哎呀,看样子,我还不是凡人呢!
  大夫给闵庆霸拿了什么消炎之类的药,你想了,有这个病了,拿好药吃那不是白糟蹋钱吗!只是交代闵庆霸,这么大年纪了,要会算,什么都不如药贵、难吃。你呢,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尽量少吃药。闵庆霸说你说得太对了。我什么都想吃,就是不想吃药。一见药我就头疼。
  临出门,闵庆霸又把大夫拉到一边问:大夫,我真的是得了和周总理一样的病?
  医生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闵庆霸说:我回村里,要给我们村的领导说说,我怕他们不相信。医生说绝对不会有假。
  闵庆霸就求大夫:大夫,我求你个事,你给我写个证明行不行?
  大夫问什么证明?
  闵庆霸说就写我闵庆霸得的病和咱们的周总理得的病是一样的。
  大夫一想,一个快要死的人,有这么个要求,况且他自己又能做到的。就说好吧。
  就给闵庆霸写了。写完之后,闵庆霸说:大夫,你还没有盖章呢!
  大夫问:你要盖章干什么?
  闵庆霸说:要是没有章,我们村的领导都不会相信。
  大夫似乎留着闵庆霸一手说:你可别拿着我给你开的信去干坏事?
  闵庆霸说: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会呢!
  大夫就盖上了门诊的章。
  拿了证明信,闵庆霸心里就像三伏天吃了凉黄瓜。带着他去看病的人是他的远门侄子闵文书,那也是我们村的明白人,当然,闵文书明白,他大伯闵庆霸有了这个病,那是李双双死男人——没希望了,心里就有些沉重。医生说得好,你叔的这个病也就是等死了。你想想,周总理有这个病都没有看好,给周总理看病那可是请全世界上最好的医生看吧,这么多高级的医生都没有给看好,别说你叔是一个村的五保老人了。他想吃什么你们就给他买点什么,尽尽心吧!闵文书当然知道大夫说尽尽心是什么意思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