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与诗人谈诗(四题)


□ 叶延滨

与诗人谈诗(四题)
叶延滨

  从生活中开掘诗意的田禾
  
  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田禾新作《喊故乡》,我感到振奋也感到欣喜,我认为一直在乡土题材上不懈努力的诗人田禾,开始以清晰的姿态确立自己的诗歌形象——一个有别于他人的以现实底层为创作题材的诗人。我在前些日子湖北省在北京召开的湖北文学现实主义精神讨论会上,急不可待的表达了我的想法,我认为田禾的《喊故乡》为富于现实主义精神的湖北文学提供了新的例证。我说到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叶文福、熊召政等直到新世纪的田禾,这种现实主义文学精神的传承。我也感到了《喊故乡》所出现了新的姿态:叶文福的不满与呐喊,有启蒙者的高蹈和撕心裂肺的痛楚;而田禾是来自底层的呼喊,是人文精神的关怀与关切。是一种从泥土中生长出来的诗篇:“注定了在泥土内成长/向下,向下/藤蔓,横竖牵扯在地里/根深深扎在泥土里/向上向下的力量,使泥土/在隐痛中,红薯/一天天膨大”。这首题为《泥土中的隐痛》的诗,可以作为解读田禾诗歌精神的钥匙:在泥土中生长、向下、向上、隐痛这些关键词引导我们走近田禾的诗歌境界。
  我不用乡土诗来界定田禾的诗歌,除了题材之外,田禾的诗歌颠覆了原来通常认为的乡土诗的基调——田园风貌,乡风俗情,民间谣曲,而是更现实、更逼真、更内心化!田禾的诗在形式上与民歌乡韵距离较远而接近文人书写,田禾的诗在内容上更逼近现实甚至显得粗砺:“别人唱故乡,我不会唱/我只能写,写不出来,就喊/喊我的故乡……用心喊,用笔喊,用我的破嗓子喊/只有喊出声,喊出泪,喊出血/故乡才能听见我颤抖的声音”。《喊故乡》这首诗中的这些诗句,明显表达了诗人的创作倾向,如果象征性的讲,过去我们熟悉的乡土诗大多是在“唱”,那么田禾的确是在“喊”,而且喊出声,喊出泪,喊出血!这种基调的改变,使田禾的诗显得粗砺而饱含生活提供的力量。如写故乡村子前的八公里山路,短短二十行,写出了父兄的命运:“八公里山路在父亲的脚步下/却不只走出了八十公里八百公里/甚至是八千公里八万公里/八公里的山路/是父亲命运与苦难的轮回//八公里的山路只有两公里的好路/中间的石坎多,坡陡/往往要人在后面推一把/还有两公里林子太深,阴暗/不到黄昏就黑了//临近小镇的一公里折叠在林中/到小镇才完全打开自己/小镇的喧嚣更是高低不平/父亲挑一担黄瓜,天不亮起程/他还没走到镇上就崴了脚//父亲早已离我而去/躺在八公里山路的高坡上/我已在省城住了多年/我乡下的兄弟还在不停地奔走/这父亲一世还没有走完的八公里山路”。这首八公里山路,朴实真切,但细细读过撼人心魄。还有那些写城市底层生活的诗篇《避雨记》《路过民工食堂》《一个农民工从脚手架掉下来》等,都摄取了现实的真实画面,给读者以震撼。当一些人在轻飘飘玩诗的时候,田禾的诗给我们信心,诗不会死,因为诗人的良知不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