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单纯的理想和复杂的文学性


□ 付艳霞

  一个当过兵的东北汉子捉笔写作,会让人一下子想到初为人父的男人抱起自己孩子的时候既温柔又笨拙的表情,会让人联想到那一刻男人从未体验过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幸福感。一瞬间,所有的苦难、所有有关生活艰难的抱怨都烟消云散了,剩下了毫无杂质的责任、道义和久违的温情、柔软。徐岩的写作就是这样,严实的讲述方式背后隐藏着特有的温柔和坚韧:粗犷的汉子、坚韧的女人、苦难的生活与浓浓的烈酒,以及不期然而到来的命运交织缠绕,让人体会卑微者生存背后的道义和尊严。
  有关卑微者道义与尊严的书写是一种久违的声音。当代文坛经历了一九八五年的延伸与转折之后,从先锋小说的现代派技法、到新历史主义对于家族野史的另类书写,再到新写实小说,生存的艰难和在生活面前的物质经营稳稳占据了文坛书写的主流,至于道义与尊严则往往是“个人化”空间的理想和自我安慰。人、人性在很多小说中都只能够在欲望挣扎中体现其存在价值,而且这种欲望挣扎根本不是因为伦理道德与现实生活的龃龉,而仅仅是自身欲望的受挫而产生的失落、彷徨。然而,在徐岩这里,古老的有关伦理道义、有关正义尊严、有关同情友爱的主题又重新回归,它带着计划经济时代的印痕,它的叙事带着当代文学发展初期的单纯和明丽,但却着实能够让疲于奔命的人们能够重新体会人与人之间的温情。
  《瓦儿》和《酒馆》可以看作姊妹篇。年轻的女人瓦儿嫁到钱家,上演的是一出“上对花轿嫁错郎”的老套故事,她看上的是有知识的钱坤,而入洞房的却是赌徒钱福。命运瞬间的玩笑让女人的生活出现了歧路,一如小说中并行不悖的两条线索一样,女人独自支撑家庭的艰难和对小叔子钱坤的思念,与钱坤出外打工、和打工妹小英的爱情同时进行,相互映照。最终,钱福入狱、小英拒绝了钱坤的爱情,命运仿佛一眨眼间又让同样善良的两个人重新回到了起点。最后,面对瓦儿站在窗前那美丽而忧伤的影子,钱坤感到了温暖。《酒馆》的故事依然是戏剧性的,矿工吴大权因替老乡大河的班而遭遇矿难,寡妇吴嫂开酒馆谋生,大河自觉担当起这个家庭中的男人的角色,就在二人感情愈见浓烈、生活出现转机的时候,灾难又一次降临,大河成了救工友逃离矿难的英雄,却成了再一次抛别吴嫂的男人。生存的艰难没有让任何一个人变得更加精于算计,而是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守为人善良的本分。尤其是其中的男人,无论是钱坤还是大河,都是男子汉般的男人,铮铮铁骨中蕴含着重然诺、讲义气、保护女人的柔情。就连《酒肆》里那个不满二十岁的谢四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街上救人、他保护桂嫂,都很难说是出于什么见义勇为的宏大理想,只不过尽了一个人的本分,或者准确地说,是一个男人的本分,这只不过是更强壮的社会性别近乎本能般的善良和道义。
  又是道义,道义是徐岩小说绕不过的话题。这种道义与人物的生活状态无关,甚至与他个人的品性无关,许多时候是一种为人的本能。一如《加油站》里那个本来想去抢劫的出租司机金哥,在遇到真正的抢劫犯时候的正义和勇敢的瞬间爆发;一如那个整天勾引女下属,却在生命垂危之中想到不用裁员了的马文博;一如《桃色梦》里那个骗了黄家桥的钱又良心发现的女人。在他们这里,道义仿佛是沉睡在人心底而猛然被一声惊呼唤醒的意识,在危难中爆发了强大的正义的力量。这些行为方式上缺乏正义与道德的人物尚且如此,那些平日里就温柔仗义的人在关键时刻的出手相助就更可以理解了,比如《火焰熄灭的冬天》里那个为同事嫖娼交罚金的曹疏影,《酒肆》里那个为学校捐款的贫苦人桂嫂。不同的是,在女人这里,道义更多地带上了温柔善良的韵味,曹疏影对吴大夫的同情、桂嫂对谢四的感念,还有《男人的岸》中诈骗女瞬间的良心发现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