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像花儿开放


□ 何世平

  二月的一个早晨,剃头的四毛踏进三爷的家门时,三爷兴奋得差点喊出声来,三爷立即吩咐山里佬,去村部买一厢豆腐回来,他要陪四毛喝两盅。

  这是1988年三月一个普通的早晨,田野里绿绿的红花草上正开着千万朵鲜艳的红花,那东一块西一片的油菜花示威似的正把黄色尽情绽放,这一切都昭示着一年一季的春忙很快就将来临。

  还是在正月里,山里佬的三爷去四毛家串门子,边喝酒边拉起了家常。四毛喝着喝着便叹起了长气,三爷便问他为什么叹气,四毛说,转眼又是一年了,姑娘大了,自己的身体又不好,家里缺少劳动力做事。山里佬的三爷立即来了精神,说我家的侄子也有二十岁了,大哥和大嫂去世后就一直呆在我家,要依讲我要帮他成个家,可我自己的儿子也大了,我负担不起,要是你不嫌弃,给你家做上门女婿算了。四毛正要表态,被站在一旁的女人白了一眼,四毛只得端起酒杯陪山里佬的三爷喝了一盅,四毛说,你那侄子我晓得,犁田打耙样样都中,待我与家里商量商量再说吧!

  山里佬的三爷回家把这事对山里佬说了,山里佬不答应,山里佬说我就待在这儿给咱家种田种地。三爷把脸一绷说,你个没出息的东西,你总不能一辈子打光棍吧?你三爷没本事给你成家,你去做上门女婿成了家,我也好对你死去的双亲有个交待:再说人家还在商量,还不定成不成哩!

  山里佬无言以对。

  躺在床上的山里佬怎么也闭不上眼睛,山里佬便出门来到河边,河里流水淙淙,四周一片漆黑,山里佬蹲在河边,双手掩面泪如雨下。

  剃头的四毛和山里佬三爷的一餐酒,从早上便喝到晌午。

  山里佬拎着包裹跟四毛走时,三爷一再嘱咐要好好做活!三婶满眼含泪对山里佬说,只怪三爷三婶没本事,你去了伯伯家一定要做一个男人的样儿。

  山里佬随着剃头的四毛踏进家门时,夕阳正挂在门前的大公山上,红得燎人。就在那时,他先认识了婶娘,又认识了亭亭玉立的荣花和荣华姊妹俩,一想到荣花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山里佬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那心跳得咚咚地快了许多。

  那天,山里佬的三爷前脚刚出门,小大姐便拿眼睃着四毛。四毛知道她有话要说,便没看见似的端着茶杯到村上找人拉呱去了。

  小大姐别看有了岁数,她站在两个女儿面前,不知道她的还以为是姐姐呢!小大姐单独走在路上,路人一定以为她是少妇无疑。现在看来,乡下一个走村串户的剃头匠没什么出息,可在当时那可了不得,小大姐能看中四毛,除了“荒年饿不死手艺人”的信条外,还有四毛的长相和他的心眼活络。事实证明,小大姐的选择英明正确:四毛在“大呼隆”的年代里,除了剃头能挣回工分外,还能挣回零钱供家里开销,分田单干后,别人养家就靠那几亩薄田,四毛不同,四毛除了家里的田地,还能剃头,使得家里的收入就像小河淌水般源源不断。而这正是庄稼人平时所欠缺的,别人平时总是为钱愁眉苦脸,小大姐没有过,就因为这小大姐就想给女儿也说个手艺人。另外,手艺人都过得一白二胖像城里人似的,看着顺眼;即使不是手艺人,也要家境宽裕些,这样才不委屈她的女儿,也让她日后少些忧愁,这就是她拿眼睃四毛的原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