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夹在南宋北宋之间的这个女人


□ 李木生

夹在南宋北宋之间的这个女人
李木生

李木生 一九五二年生,一九六八年当兵。一九八三年底转业到一家报社当编辑,后任副刊部主任。业余喜欢写诗歌、散文。写了一些,也发表了一些,出版过诗集《翠谷》、散文集《午夜的阳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曾获中国作协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

瘦瘦的月亮,就这样照着这一地的清泉。
八百多年的烟云怎能模糊了她的容颜?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竟在当下这个月瘦泉绽的夜晚,如此地生动着。月色泉影里,轻轻地,仿佛有她的魂魄,还在徘徊复徘徊。
她是在独自思乡的煎熬中辞世的。这种独自的思乡,煎熬了她二十多年。一番番的风,一番番的雨,在她苍老的心上咬出着斑驳的伤痕。当然还有如泣的蛩鸣和一下下捣衣的砧声,再把这斑驳的伤痕撕扯得血肉模糊。而一声一声无情的滴漏,更是拉长了无眠的夜,让她清醒在锐利的苦痛里,思乡的情绪也就越发地如这泉水一样诉吟不已了。也许,让她能够在这种漫长而又无望的苦刑中活下去的惟一支撑,就是这片甘醇而又从不枯竭的泉水。
因为就是这片泉水印证着她曾经有过的幸福。那是可以对于爱情自由向往的少年时代,那是与所爱的人赵明诚朝夕相处了十年的青年时代

归来堂的茶香是与明亮的笑声一起,在这乡间的泉边盛开的。屋内身边,尽是两人竭其所有换来的金石书画。把玩展阅自不必说,当然还会有校勘、整理与题签。最为欢乐的时刻,还是以打赌的胜负决定喝茶先后的游戏。随意说起一件事,便指着堆积的书史,让她说出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金石录后序》)。常常是连连被她言中,那茶也便会喝了又喝,竟至兴奋忘情地大笑着,将茶杯连同茶水一起倾覆在怀中。
虽然家族因为朝廷的政治斗争而正被残酷地打压,可是她却沉没于自己的幸福之中。这是一个女人的幸福,没有任何奢望,更是与世无争,只需要爱人的陪伴。幸福是这样的刻骨铭心,以至于在她潦倒得亲人、财产连同健康全都一无所有的晚年,还在一遍遍地忆起那个倾覆的茶杯,并死死地抱着归来堂时的那个念想:能与丈夫默默无闻地老死于这个泉边的乡间该有多好!
可是国破的时分,一个幸福的女子怎能不跌入悲剧的深渊?她所曾经的幸福与欢乐,似乎只是为了加重、凸显这种悲剧的深切与沉重。
这是连星月也被窒息的黑夜,只有这些清泉会在浓稠的黑暗里独自开放,睁着清清亮亮的眼睛,为这方土地留下不涸的光明。即使在冰天雪地、连人的心都冷酷成冰块的日子,这些泉水也会汩汩地涌着淌着,让那丝丝缕缕的暖意藤蔓般萌生了。
但是连这点光明与温暖,也与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完全无关。在时骤时疏的金兵铁蹄的擂击声里,那样爱着的丈夫在她四十六岁的时候猝然病逝,连一心依赖的皇帝也逃得追不到踪影。真是靠山山倒,倚墙墙塌,无依无靠的女子,独自惶恐在破碎的山河之中。
惶恐中,她也紧紧地守着与丈夫一起收藏着的金石书画——那里有着丈夫的体温手泽和曾经的快活时光,当然还有着那只倾覆在怀中的盛满着笑声的茶杯。
再是紧紧地守护,一双女人的手,又怎能守护得住?先是故乡中排满了十来间房屋的书册全部被金人付之一炬;继而,南奔时“连舻渡江”的两万卷书和两千卷金石刻,也在金人所占的洪州基本散为云烟。就在她为紧紧守护的金石书画损失殆尽而悲伤不已之时,朝廷却又传出丈夫曾经将一把玉壶送给金人的谣诼。为了给丈夫洗清冤屈,更为了避免灭顶之灾,悚怖之极的她只好尽将家中所藏古器,全部献给朝廷。只顾逃跑的皇帝哪里去寻?这些珍器最终尽皆落入官军之手。南奔时曾经载了十五车的金石书画,等流落到会稽赁居于一钟姓人家时,仅剩下五七箱便于携带、又最为夫妇二人所喜爱的书画砚墨。
再也不能有所闪失,就把它们放在卧榻的旁边吧,目能及,手能触。哪天不是一遍遍将箱子开开合合?哪怕只是看上它们一眼,凄惶孤苦的心也会稍稍得着些慰藉。谁知上苍竟是如此无情,他似乎觉得这个孤单的女人还没苦到极处,非要夺走她仅余的慰藉。是在一个晚上,这仅存的书画砚墨,竟被人凿墙窃走五箱。必须记住这个窃贼的名字:卜居会稽时的邻居,钟复皓。
视同性命、意在与身俱存亡的书册卷轴金铜古器,转眼成空。
孑然的女子,孑然的恸伤,泣血的心和着寸断的肝肠。无助的泪眼盯向苍天,她问:可是我命菲福薄,不能享受这些尤物?瘦弱的身子俯在残零不全的三数种书册之上,颤抖如风中枯草。向着无尽的黑暗,她问:夫君,夫君,可是你太过爱惜这些凝着咱们生命的宝贝,才把它们拿走?不然,为什么费尽心血熬去岁月艰难得到的人间珍品,却这样的易于失去呢?!
带血的哀恸会让石头感动。数百年后,以厉苛著称、绝少人情味的明朝内阁大学士张居正,竟会因为这个女子的哀恸而错罚自己的部吏。那是在他见到一个浙江口音且又姓钟的部吏时,迅速想到了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那个女子的哀恸,立刻追问对方是否是会稽人。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张居正勃然变色。虽然无辜的部吏赶紧解释自己的家是才从湖广搬来也无济于事,还是受到了莫名的贬谪处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