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夹在南宋北宋之间的这个女人


□ 李木生

夹在南宋北宋之间的这个女人
李木生

李木生 一九五二年生,一九六八年当兵。一九八三年底转业到一家报社当编辑,后任副刊部主任。业余喜欢写诗歌、散文。写了一些,也发表了一些,出版过诗集《翠谷》、散文集《午夜的阳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曾获中国作协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

瘦瘦的月亮,就这样照着这一地的清泉。
八百多年的烟云怎能模糊了她的容颜?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竟在当下这个月瘦泉绽的夜晚,如此地生动着。月色泉影里,轻轻地,仿佛有她的魂魄,还在徘徊复徘徊。
她是在独自思乡的煎熬中辞世的。这种独自的思乡,煎熬了她二十多年。一番番的风,一番番的雨,在她苍老的心上咬出着斑驳的伤痕。当然还有如泣的蛩鸣和一下下捣衣的砧声,再把这斑驳的伤痕撕扯得血肉模糊。而一声一声无情的滴漏,更是拉长了无眠的夜,让她清醒在锐利的苦痛里,思乡的情绪也就越发地如这泉水一样诉吟不已了。也许,让她能够在这种漫长而又无望的苦刑中活下去的惟一支撑,就是这片甘醇而又从不枯竭的泉水。
因为就是这片泉水印证着她曾经有过的幸福。那是可以对于爱情自由向往的少年时代,那是与所爱的人赵明诚朝夕相处了十年的青年时代。
归来堂的茶香是与明亮的笑声一起,在这乡间的泉边盛开的。屋内身边,尽是两人竭其所有换来的金石书画。把玩展阅自不必说,当然还会有校勘、整理与题签。最为欢乐的时刻,还是以打赌的胜负决定喝茶先后的游戏。随意说起一件事,便指着堆积的书史,让她说出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金石录后序》)。常常是连连被她言中,那茶也便会喝了又喝,竟至兴奋忘情地大笑着,将茶杯连同茶水一起倾覆在怀中。
虽然家族因为朝廷的政治斗争而正被残酷地打压,可是她却沉没于自己的幸福之中。这是一个女人的幸福,没有任何奢望,更是与世无争,只需要爱人的陪伴。幸福是这样的刻骨铭心,以至于在她潦倒得亲人、财产连同健康全都一无所有的晚年,还在一遍遍地忆起那个倾覆的茶杯,并死死地抱着归来堂时的那个念想:能与丈夫默默无闻地老死于这个泉边的乡间该有多好!
可是国破的时分,一个幸福的女子怎能不跌入悲剧的深渊?她所曾经的幸福与欢乐,似乎只是为了加重、凸显这种悲剧的深切与沉重。
这是连星月也被窒息的黑夜,只有这些清泉会在浓稠的黑暗里独自开放,睁着清清亮亮的眼睛,为这方土地留下不涸的光明。即使在冰天雪地、连人的心都冷酷成冰块的日子,这些泉水也会汩汩地涌着淌着,让那丝丝缕缕的暖意藤蔓般萌生了。
但是连这点光明与温暖,也与这个夹在北宋南宋之间的女子完全无关。在时骤时疏的金兵铁蹄的擂击声里,那样爱着的丈夫在她四十六岁的时候猝然病逝,连一心依赖的皇帝也逃得追不到踪影。真是靠山山倒,倚墙墙塌,无依无靠的女子,独自惶恐在破碎的山河之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