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惟一没有试过的新办法


□ 韩石山

小序

为女作家写评介文字,在我的经历中不算多,有数的几篇而已。这或许是女作家们,觉得我的文字有些硬,爱批评人,且是那么不讲情面。女人都是爱面子的。说好还好,说不好面子上不好看,最好还是别招惹这家伙。事有凑巧,近来却接连为几个女作家写了,且全是山西的。
说凑巧,还真是凑巧。写的原委,各有不同。写李燕蓉的一篇,是3月间去济南参加中国小说学会的小说排行榜评定会,江北片的提名中有她的《那与那之间》,几经评选,最终人围。按小说学会的规矩,人选作品要出合集,每篇之后都要附评委的评文,我是山西人,这篇就分给了我。
写蒋殊的一篇,是《中华文学选刊》要我推荐作品,我是《山西文学》的主编,于公于私,都应当推本刊的作品,就推了蒋殊的《草儿的粉》(2006年第一期)。他们的规矩是,推荐者必须写篇评文附后,只得写了。
写李月丽的一篇,是月丽要出本小说集,打来电话,要我给她写个序。她发在《山西文学》上的一篇小说,得了赵树理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奖,为刊物增添了荣誉,理当感谢,没有推托就答应了。篇目早就寄来了,写是不久前的事。 写葛水平的一篇要早些。去年冬天吧,《文艺报》要发篇葛水平小说的评文,编辑来电话要我写。费不了多大的事儿,推诿一番说不定还得写,不如痛快答应算了。评的小说,是编辑定的,好几篇。能省事就省事,我没有全看,只看了《黑雪球》和《浮生》就写了。写的长了些,发出来一看,删节不少。我从不反对删节,但我最心疼的恰是删节。按编辑的理念,留下的都是有用的,要紧的。没少什么呀,不过删了几句废话嘛。殊不知,正是那些没用的,不要紧的,看着像废话似的东西,才是最见性情,最见才具的(假如我还是有点)。正经话谁说都一样,只有废话才会因人而异。这也是我应邀写文章时,总要问清字数才写的一个原因。省得你改,省得你删。宁愿自己先把干货去掉些,也愿意写出来的文章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水灵灵的。
为了合起来像篇文章,有些套话就删去了。再就是没篇名的,比如序,拟了个篇名。
这个总篇名有点怪,不必讶异,耐点烦,不等看完第一篇就知道了。

她的运气还不错

月丽要出本小说集,要我写序,我没推辞,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不知道她的学历,也不知道她的经历,见过两三面,还是多人之际。突出的感觉,只有一个,就是她和她生活的那个地方,很协调也很般配。那是山西省阳泉市所属的一个县城,出煤也出铁;很久以前我曾去过那里,感觉不怎么好,只能说是一个极普通的山区县城。特别之处是,这个县过去是个州,现在成了地级市的阳泉,过去只是它属下的一个小镇。
刚才查了一下,是2003年,月丽寄来一篇小说,我看了觉得不错,就签发了。后来这篇小说,就是收在本书中的《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获得山西省一个很高的奖项一一赵树理文学奖的短篇小说奖。全省只评了三篇。知道了这个消息,她给我来过一封信,说是感谢我,把她十年前写的这个小说发了,要不不会获得这个荣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