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谋



  凸凹 男,汉族,1963年生,本名史长义。北京市房山区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协签约作家,房山区文联主席。著有长篇小说《大猫》、《玉碎》、《玄武》等8部,散文集《以经典的名义》、《风声在耳》、《凸凹散文》(三卷本)等12部,著有短篇小说集、报告文学集和评论集各1部。长篇小说《大猫》获第二届老舍文学奖长篇小说提名奖,散文《感觉汪曾祺》获第二届汪曾祺文学奖金奖。
  邱云峰的情感生活近似于流行小说,无非是在两个女人之间游走,有些累而已。
  他感到,命运之神其实是一个很蹩脚的导演,不论男人有什么样的资质,有没有承受的能力,总是毫无例外地给他安排两个女主角,让他在台前念一些大同小异的通俗台词。这样一来,戏本身并没什么精彩之处,但台后的风景,却很是不同,这边还是春夏,那边却已经是秋冬了。
  可以说,邱云峰与李曼灵的结合,也是出于爱情。李曼灵高中一毕业就进了机关,且比邱云峰大两岁,工作之余只有一件事,就是给自己选择男人。所以只要在短期内跟男人有所接触,她就能准确地分辨出男人的成色。所谓挑肥拣瘦,不需动更多的心思,是一种习惯使然。邱云峰身长面白,谈吐优雅,大学毕业一分到了李曼灵的单位,李曼灵的眼睛就像鱼钩一样,早给他预备下了诱饵。未等他权衡出风情的深浅,就别无选择地进了她的鱼篓,仅痉挛了两下,就挺直了身子,任其烹食了。
  真是甜蜜的烹食。因为李曼灵是机关里的大美人儿,笑容灿烂,声音清脆,身材苗条,柔媚如兰,完全可以让邱云峰失魂落魄、心甘情愿。只是一次在忘情的亲吻中,他从李曼灵的口腔里,闻到一股隐约的大蒜味,让他心头隐痛了一下。他突然有了一个小小的疑问:李曼灵的父母都是普通的乡下人,她怎么会轻易地就进了机关?
  李曼灵的身子在他的怀里扭动了一下,她感到他的吻有点冷。
  “你说那几尾大虾是红烧还是清蒸?”她问道。
  他的心又隐痛了一下。在忘情的缱绻中,她居然不忘灶间的事,他又一下子想到了她的出身。
  他还想到了那天他接她看电影的时候,李曼灵家山墙下的那个麦秸垛。那个麦秸垛有些松散,两只小猪仔钻进钻出的,像随时都要坍塌下来。
  他意识到,今后的日子,别再指望谁了。于是不免有些忧伤。
  第二天在楼道里碰上机要室的葛菲,他礼貌地笑笑,葛菲冷冷地看他一眼,撇撇嘴,一声不吭地走远了。葛菲的父亲是区里主管财经的副区长,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她被家庭养得很肥,下巴是双的。但是从背后看,腰窝很深,臀部有形,腴而不蠢。他的忧伤又深厚了一层。
  “葛菲。”他对自己感叹了一下。
  他想,如果娶的不是李曼灵而是葛菲,他今后的发展会快些、好些。
  与李曼灵尚在蜜月之中,居然有这样的想法,他不禁摇摇头,感到自己有些不地道,红着脸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久久不能进入工作状态,还延续着那种情绪,两只手摊在桌面上,似乎想在虚空里抓到一些实在的东西。他眼睛的余光瞥到同室的老姚正殷勤地给小冯往保温杯里倒开水,小冯很懂风情地笑一笑,老姚则顺势在小冯的手上捏了一把,一切做得既暧昧又自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