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中国电影中的黑色幽默


□ 修 倜


“黑色幽默”一词最早由法国超现实主义者所使用,见之于布勒东与艾吕雅1937年合写的一部题为《黑色幽默》的论著。1940年他们又合编了一部《黑色幽默选》,但在当时并未引起多大的注意。直到1965年3月,美国作家布鲁斯·杰伊·弗里德曼收集了 11位美国当代作家和1位法国作家的作品片段,,并将它冠名方4黑色幽默》出版。此后,越来越多的评论家使用这个概念。于是,“黑色幽默”才开始作为一个指称特定风格流派的美学术语而得以流行。其基本涵义是“滑稽”与“恐怖”的结合,作者从可怕的事物中看到了滑稽的性质,对荒诞的世界感到绝望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疯狂大笑,借以缓解莫名的生存焦虑和令人窒息的压抑感。尽管黑色幽默中包含着悲剧的内容和恐怖、绝望的因素,但它仍属于喜剧性范畴。
喜剧性是美学史上一个众说纷纭而又莫衷一是的理论难题。笔者认为,喜剧性是在特定游戏规则下,多种矛盾因素相互碰撞形成的综合性审美效应,其最基本的内在结构,是一种带有“双重悖反性”的矛盾,即喜剧客体的、自我悖反以设审美主体与客体对象之间的相互悖反。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中谈到:“在一切引起活泼的撼动人的大笑里必须有某种荒谬背理的东西存在着。”这里所谓的“荒谬背理”,实质上与喜剧性矛盾的“双重悖反性”是一致的。一般而言,作为审美客体的喜剧性事物大都带有某种自相矛盾、自我拆解的悖反性,并往往与审美主体所认同的价值观念、审美观念等理性原则相乖悖。悖反性矛盾导致了事物的“自否定”或“逆否定”,并因此而产生“否定性”或“肯定性”的喜剧效果。由此来看,幽默的典型结构是,抓住事物自身或事物之间的“悖反性”,借助事物的“自否定”或“逆否定”的矛盾运动,而产生嘲弄或自我解嘲的喜剧性审美效应。
与“幽默”相比,“黑色幽默”表现出两个最突出的特征:1.它虽然也具有一般幽默的“悖反性”结构,但是把这种“悖反性”推向了极致,使之成为一种不可理喻的:“悖论”,由此强化了事物的荒诞性和非理性。如海勒小说中的“第二十二条军规”一方预明文规定空军军官完,成规定的飞行次数可以回国,斗方面又不断提高飞行次数,让你永远达不到飞行次数也永远回不成国;一方面规定一切精神失常的人都可以不完成规定的战斗任务,立即遣送回国,一方面又规定任何人只要据出自己的精神不正常就证明他的精神很正常,因而仍然不准回国;此外,像卡夫卡笔下可望,而不可即的“城堡”,那永远为你敞开而你却永远找不着人口的“法的门”;像钱钟书描写的外面的人想冲进去,里面的人想冲出来的婚姻“围城”等,都是这种非理性的悖论式怪圈,它荒诞之极;又滑稽之至。2.与此相应的另一个特征是,幽默中的“黑色”成分大大加重了。这种“黑色”一方面来自事物:的荒诞性和非理性所造成的无法逃脱的梦魇般的压迫感,另一方面来自审美主体对死亡的极度冷漠。传统喜剧虽然也会触及到悲剧性构内容,但大都恪守着二千多年前亚里土多德在其《诗学》中为喜剧所划定的“无害性”的疆域,总是避免让人物受到流血死亡一类的重大伤害。如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所表现的是小人物的悲剧性命运,同时以夸张的喜剧手法造成一种审美距离,借此抑制观众的同情心。所以我们从影片中看到的是,卓别林扮演的拧镙丝钉工人被传送带卷进机器之后,在巨大的齿轮中运转一周后,又毫发无伤地从另一端出来了。它所引起的审美效果是双重性的,如法国超现实主义大师阿拉贡所说,让人“既笑得浑身颤抖,而又止不住眼泪直往上涌”。这是一种“含泪的笑”,其喜剧性的表现中蕴涵着审美主体对人物命运的深切同情。而黑色幽默却常常像欣赏“锦缎和浮雕”一样注视伤兵的疤痕(见品钦小说:《伊色弄到了一个鼻子的差事》),毫无表情地目睹自己的同伴被超低空飞行的战斗机拦腰切成两断(见《第二十二条军规》)。这种对生命和死亡近乎麻木的冷漠,真让人不寒而栗。上述两个特征即荒诞滑稽与冷漠恐怖的融合,构成了黑色幽默的独特性。因此,人们常称其为“大难临头的幽默”、“绞刑架下的幽默”、”绝望的喜剧”等。黑色幽默实质上是一种痛极而笑的逆反表现,对死亡的麻木和冷漠只是为了拉开与痛苦的距离,它以这种极端的方式传达出生存的焦虑感和危机感,在冷漠和绝望的外表下依然潜藏着不灭的希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