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峡夜行(短篇小说)


□ 曾纪鑫

  大雨过后,飘起了蒙蒙细雨,浓黑的夜幕正在悄悄降临。

  “瞧,这就是有名的黄陵庙,三峡中规模最大的一座古代建筑。”老陈叫一声,手指南岸要我看。我从船尾跑向左舷,舷边有一个装扮入时的漂亮姑娘正悠闲地走来走去。我趴在栏杆上,瞪大眼睛使劲看,朦胧的一片看不清楚。心中躁得不行,掏出眼镜戴上,终究不甚分明,看见的只是一色的黄,犹如一个黄土岗子。数点灯光勾出黄陵庙的轮廓,没有什么令人心旌摇荡的独特之处,与遍布全国各地的古典建筑无甚二样。我将印象告诉了老陈。老陈说:“是这么回事。”这令我十分丧气,便问道:“黄陵庙,是因为黄帝的陵墓建造于此而得名的么?”老陈说:“不,它与黄帝不沾边。黄陵庙原叫黄牛庙,是为了纪念神牛帮助大禹劈山开峡而建造的。后来,欧阳修不信神牛之说,故意将黄牛改为黄陵,如此相传而得名。”我说:“哦,原来是以讹传讹。”

  客轮慢慢地将黄陵庙抛在了后面,我就不看它了,仍旧走到船尾。那漂亮姑娘相跟着来到船尾,在我们身后有模有样地走来走去。我立着,看两岸连绵起伏的山峦,遥想远古之时,一道激流如一把利剑,剖开崇山峻岭的胸膛,直奔东海而去,该是何等的雄伟,何等的壮观!这时,老陈开始在我耳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神牛助禹开峡治水的伟业,更是涂上了一层神秘瑰丽的色彩。

  老陈30多岁,矮矮的个儿,黧黑的脸,左额布一道疤痕,衣服皱皱巴巴的。但他轮廓分明,棱角突出,肌肉强健,透出一股逼人的阳刚之气。他是一个水手,我刚在客船上结识的。他们的货轮出了问题,在宜昌修理,他便搭乘客轮回奉节老家去看望老母。婆娘与娃子。我睡上铺他睡下铺,两人一聊就聊开了,非常投机。从谈话中得知,他们的货轮主要跑万县到宜昌这段水路,所以对400里三峡的风物及神话传说,了如指掌。初游三峡,能碰上这么一个“三峡通”,真是我的幸运。更为难得的是,他自修中文,已拿了专科毕业文凭,谈起话来,文学色彩十分浓厚,且谈锋机敏,吐辞流畅。

  老陈娓娓道来,将我引入一个奇特的梦幻之境。这时,夜幕已然闭合,两岸的高山更显雄伟,江面更显狭窄。山峰变幻着各种奇形怪状从我们身边闪过,消融在黑暗之中。江风渐紧,把我们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阵阵凉意掠过,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好冷呀。”我说。

  “那咱们就进去吧。”老陈说。

  口“好的。”应了这么一句,往旁边一看,那姑娘已止了脚步,裹紧身子,亭亭玉立,正痴迷地望着岸边的航标灯。

  我们走进四等舱的狭小空间,乘客大都闭目躺在了床上。我的铺位上也躺了一个人,正在呼噜呼噜地打鼾。对面上铺,一个奶油小生在叽哩咕噜地读英语,仔细一听,还蛮有节奏的。有一个铺上,四个青年在甩扑克,闹闹嚷嚷的,不亦乐乎。

  老陈坐上自己的铺位,拍拍旁边空着的地方,示意我坐下。我坐了,问道:“老陈,你们当水手很浪漫的,是不?”“浪漫?”老陈笑笑,道,“浪是浪漫,就是有时候浪漫得过了头,叫人有点受不了。比如说,我父亲就是在长江上浪漫得无影无踪了的……”“啊?他们的船翻了?”“不知道,谁也不知道真情,一个见证人都没有留下。反正是船没了,一船的货物和船工都不见了。你说,这该够浪漫了吧?”说到这里,老陈叹一口气,摇了摇头。我道:“现在,暗礁炸了,航道通了,又是机动船只,该不会出问题了吧?”“也难说,或许,我也会走父亲的老路,说不定哪一天就从这个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你太悲观了!”“也许是吧,我希望你有机会能到我们船上去看一看,最好是跟我们跑两趟水路,瞧瞧咱们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到时候,恐怕你就不会这样说我了。”“可你在船上还坚持自学。”“这是另一码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