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玩家


□ 段久颖

  六爷是旗人,属正黄旗,那是上三旗的人,尊贵。

  六爷是英法联军进北京那年出生的。六爷出生的时候是难产。当时府邸里一片混乱,见过世面的接生婆还从没见过这样横着要见世面的主儿。每每提及此事,接生婆都会不寒而栗。口里叨叨着,愧见,愧见。就这样老奶奶把一腔血泼在了外面。后话说,英法联军要了大清的命,六爷要了他娘的命。

  六爷的命横。临来世上索走了他额娘的命。白此府邸里没有多少人待见六爷。虽说六爷是个独子。老爷子还是把六爷扔在一边,自己整日价,忙着吊他的嗓子,唱《八王配》、《铡美案》、《盗御马》 。给戏子们喊好。陪贝勒爷们遛弯。沉醉于英法联军带来的新玩意儿。老爷子还花了一大把银票,换来了一把打火药的火枪。因喜好枪管的颜色,吸着枪管不肯下嘴,便锯下枪柄,取了枪管,做了一柄烟枪,没日价地吸着。任由六爷跟下人们在一起混,肆意地长。就这样六爷的性子里不但有满人的神儿,也有了下人们的精儿。

  六爷打小,哭声如鼓,笑声似雷。家人都说,六爷将来必是个混世的主儿,带兵的将。可是六爷长到六岁上了三年私塾后,性情大变。一个莽莽野子,破蛹成茧。言语轻慢,性子乖顺。喜诗文,晓字画,俨然出落成一学子。

  就在六爷舍命奔仕途的当儿。旧学中止,废了科举。六爷白学了一身无用的手艺。

  那口,六爷烂醉于卧榻上三日不下地儿。醒来后,性情哗变,口日,人生不过百年,亮眼看世不足半世。善身不得,何以求功名,累世苦。言毕,遂由此,不再铭文。成了一玩家。

  老爷子是八国联军来大清门那年揪烂了窄窄巴巴下颚上那点花白的山羊胡须病殁的。老爷子在世时,六爷还有所顾忌着。老爷子一旦殡了天,六爷在府邸里就没了管束。一天由着自己的性子,吆五喝六,吃酒划拳。拉一帮朋友戏耍,看戏,听落叶唐的大鼓书。

  老爷子走后,只留下了后海旁边的这一栋宅子。府邸里值钱的东西都随着大清国破败的时候一起陨落了,已经被老爷子败得差不多了。到了六爷这儿,也就剩下些鸡毛琐碎的银两。

  六爷那天把老爷子葬在昌平的祖坟后。归了家里,把府邸里的佣人们都叫了来。每人发些银两,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打发走了那十几个自打自己出生就在府邸里的佣人一老爷子在时,还能活动着,今儿个老爷子不在了,眼下也讲究不起了。如今府里的银子也不多了,大家该投奔哪里就奔哪吧。算我对不住大家伙了。六爷一揖道,赶明儿个我要是发达了,再找大家伙儿回来。说完六爷掩面进了屋。

  佣人们散去后。府邸里就只剩下六奶奶和六爷。空洞的院子没了佣人,有时候像夜一样的静。院子里那些退了皮的枣树,荫着府邸里的那些从未见过阳光的花草。

  六爷在众多玩耍中,尤善鸟,在京城这些年是出了名。见到好鸟,六爷舍得票子。舍得心思。要是听到哪里有了好鸟,六爷在哪不管,都会舍了命地过去,看个究竟。六爷玩鸟有丰韵,那架势,一个字,绝,六爷走在街上,一手托着鸟笼。一手提着水绸褂子。步子细碎,身子骨把直,口里逗着戏词,在街上这么一转,那玩家的韵味就出来了。闪得人都没了边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