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十年的爱情轮回


□ 申知前

  申知前女,彝良县志办职工
  
  二十年前,如花似玉的三嫂嫁给了三哥,说三嫂是“如花似玉”是俗了点,但对村里的人来说,用在三嫂身上已是很贴切了。
  这样的夫妻,男人女人都嫉妒,是因为三哥是驼背,且比三嫂大七岁。
  漂亮的女人大都不安分,何况是这样不和谐的一对呢。村里的人都这样觉得,并且等着事情的发生。
  三嫂爱打扮,身材也好。我的一个堂兄,风度翩翩,于是他们成了“一对”。一次,在村里,一户姓李的人家给儿子张罗婚事,两人相见时眉来眼去,简直是风情万种。村里的事说风就是雨,传言就从那时风一样刮遍了村里村外。有人说,亲眼看到堂兄带着三嫂进了小树林,也有人说,有一天堂兄进了三嫂的家,半宿也没出来……听到这些话,妈很生气,妈是媒人。但后来的亲眼所见,妈真的是气坏了,这次生的是三嫂的气。那天妈去三哥家串门,一推门就撞见堂兄正和三嫂推推搡搡,妈回来后就骂三嫂是狐狸精,从此三嫂是个坏女人的印象在我脑海里扎了根,也在村里人的心里扎了根。
  有一年,我奶奶的生日,三哥请一帮兄弟来我家里吃饭,三哥喝醉了,说了很多关于三嫂的话,竟然没有一句微词。弟兄们只能暗示他要管好三嫂,不料,三哥说了句让大家震惊的话: “潘金莲如果不遇到西门庆,是不会学坏的,她原本是良家女子”。大家还能怎么说呢?后来,三哥还有句话,大家就更不吱声了,他说: “我就是要宠着她,她喜欢做什么,就任由她去,她喜欢谁,我就给她方便,只要她高兴就好”。大家吱吱晤晤,说:喝酒喝酒。那时,我也是个少女了,能听懂三哥的话,他对三嫂的看法让我十分感动,心想,这就是爱情吧,但立刻又否定了,这怎么能算爱情?
  人们都说,三嫂是冲着三哥的钱去的,如果三哥家穷,三嫂会跟别人私奔的,但三哥肯定不会这样想。三哥是村里第一个拆了茅草房盖起了平房的人家,每每赶集回来,筐里总买些蔬菜和鱼肉,还有给三嫂买的衣服、裤子。
  三哥原来脾气很怪,自从有了三嫂,人却变得温和起来,从没和三嫂红过脸,倘若是动了真,那一定是孩子顶撞了妈妈。有一次,三嫂的儿子和三嫂吵架,竟骂了三嫂一句“你不学好”,就那次,三哥把儿子打了个半死。
  然而,当别人家也都富裕起来的时候,三哥家却徘徊不前了,是三嫂不让三哥出去做生意,说是他有病,年纪大了。这时,三嫂也是红颜衰退,慢慢地,关于她的闲话也少了。后来有次妈来县城里,给我讲起三哥家的事,说起三嫂,充满了同情,早没了原来的怨恨。农闲时,人过中年的三嫂竟去了建筑工地当小工,和年轻的小伙子一样搬砖和泥,一天要做十多个小时;春天,忙完自家的地里活,就赶往县城去做临时工。前年, 三嫂来县城的时候,顺便来我家里拿了副麻将回去,说三哥身体不好,等村里的那些人陪他耍。
  这年春节回家,我特意到三哥家,只见三嫂不见三哥,就问: “三哥呢?”三嫂说; “在那间屋里玩麻将”。这时,三嫂的儿子走进来,说话吞吞吐吐: “妈,爸爸输了很多钱,哭了”。三嫂听了就往那间屋里去,笑着说: “瞧,真是个老小孩”。三哥真的哭了,其他的人和围观的人都尴尬得不知所措。三嫂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钱递给他,还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安慰完三哥,我和三嫂回到屋里,我说: “你挣钱那么不容易,为啥还怂恿三哥赌钱呢? ”三嫂笑了:“啥叫赌,就是玩啊,他爱玩麻将,就由他玩,钱没了,我再去给他挣,他开心比什么都好”。多么自然的话,二十年后再次听到,脑子里一下子回想起那次在我家里喝酒时的情形,当年三哥的话感动过我,而我却不肯承认那是爱情,而风雨二十年后的今天,三嫂相似的一翻话让我彻底相信了,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