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祭


□ 苏 曼

我无法想像,你年轻的生命如何能在车子戛然相撞的瞬间变成记忆的碎片,像夏夜的流星悄然陨落。我只能在这美丽的季节里徘徊,在秋天的阳光下寻找那些风中飘零的花瓣,用我的眼泪陪她们在这最美丽的瞬间里凋落,化为尘,化为土……
秋天的风吹过来,北京明净的天空涂上了一层深邃的蓝色。温暖而亲切的阳光下,那些美丽的花朵,仿佛透明的微笑,在最不经意的时候绽放,把那些埋藏最深的无奈和伤感一层层翻出来,在我慢慢滑落的泪珠里折射出凄美的光彩。
一切都仿佛只是一个梦。景,南开大学89级中文系5宿舍118室的漂亮女孩,就像那些美丽的花朵,在去年的这个季节悄然萎谢。2001年的9月让我黯然魂失。
9月的窗外,满眼是摇曳的藕荷色小花,还有蓝天白云下那棵古树上密密匝匝苍翠的叶子。
“北京的秋天最美,你们要到北京来的话,一定要在秋天来。”在大学时,北京籍的景曾经无数次神采飞扬地告诉我们。数年后的这个秋天,我们仍慵懒地生活在这个城市,而她,却抛舍了可爱的女儿和亲爱的爱人,抛舍了这个季节所有的美丽,离开了!
在我们中文系29人的集体中,景是很令人刮目相看的。她漂亮且能歌善舞。记得军训前,她穿着军装在校园,招惹了许多男生恣意但友善的目光。当时我们班来自北京的只有两位同学。一个是男生,来自平谷,北京郊县。一个就是景,北京海淀区101中学毕业,在同学眼中真正的北京女孩儿。景也确实不负其名,为人处事落落大方,礼貌而友善。
在那些充满青春气息的时光里,我们在同一个宿舍生活了四年。我忘不了娇气的她在军训打靶时的慌乱和尴尬,忘不了她在《蓝色多瑙河》中明艳缥渺的舞姿,更忘不了在秋天的晚上,大家在宿舍里分享她的“玫瑰香”时的促狭和欢笑。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玫瑰香”这种葡萄,景和她在本校的男朋友从门口小摊上九毛钱的“战利品”。那时的“玫瑰香”确实很甜,虽然当时自己酸酸的还有几分艳羡……
点点滴滴的记忆,久也没有提起,但它们就在心中,甚至还没有发黄。就如前一天我看大学英语时看到有一些注释,写得很开,很随意,显然不是我的字。恍然记起当时是景借去用了,随手做了些笔记。唉,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回忆!见字如见人,人却已不在了!
大学毕业时,我和景没有说过多祝福、珍重的话,也没有泪水涟涟。我们微笑着告别,因为我们都分配在北京。“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呢!”景说。然而,工作、结婚、生子,大家都在为生活奔忙,相见的日子并不多。仅有的几次见面屈指可数。最后的一次同学聚会,是在一位同学万寿路的宿舍吃火锅。那是一个惨白的冬天,景围着火红的马海毛围巾,很招眼。“没关系,以后见面的日子多着呢!”分手时景快乐地说。没有人会想到,她火红的围巾成了那个冬天最后的绝唱。
“景快宁!景快宁!”我仿佛还能听到在茫然的车流中一位男同学的呼喊。当年他骑自行车上班时发现了坐在班车里的景,便不顾一切地追赶着班车呼喊着景的名字。我完全想像得到景当时在车窗里焦急挥手,想让他赶紧停下时的神情,甚至能想像得到周围行人的惊讶……那些只有在电影才会出现的动人镜头,没有人愿意承认那只是一场同学的邂逅和误会。没有人能够想到,那个怕追赶她的人出车祸而着急挥手的漂亮女孩,竟然在一个同样美丽的季节里香消玉殒。......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