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刘蓓故事:感谢上天眷顾我


□ 王 陈


刘蓓故事:感谢上天眷顾我图片1
一九九五年拍完《深圳之恋》,刘蓓取道南京回北京领奖,因为在《过把瘾》中的演出,她获得了第十二届金鹰奖的最佳女配角奖。当时有人捐了一尊观世音菩萨金身给灵谷寺,刘蓓参观了整个开光过程。谁知从开光起始,刘蓓就开始痛哭流涕,在到结束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她都没能止住。刘蓓说:“大家都很虔诚,所以虽是大庭广众,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哭成那样。我不是一个喜欢哭的人,而且那时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哭过了。开光结束,每个人回头看我,都吓了一跳。后来在寺里问方丈,他说你是一个特别有佛缘的人。我当时哭,不是难过,不是为什么伤心的事,而是特别的感动。直到九八年的时候遇到我的上师,他对我说:你在洗你的业障。现在我是一个居士。”

随着电视连续剧《军人机密》的播出,刘蓓又“火”了起来。她与该剧导演张黎在拍摄过程中擦出爱的火花,并最终结为秦晋之好,更是在圈内圈外传为佳话。日前,刘蓓在北京的新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生活里的她未施粉黛,身材高挑,穿着家居服在家里,显得格外闲适、自在。采访时,刘蓓跷着腿斜靠在沙发上,偶尔泯一口茶,说起话来总是笑意盈盈,话题也是兴致所至,无一定之规。这一切都使得采访毫无拘谨,倒更像是朋友间的一次下午茶。
话题居然是从记者的录音笔开始。那其实是一个128兆的mp3,可以连续录音八个小时。刘蓓的第一反应是:“八个小时?唉哟,真是的,你要是稍微有一点不真诚,这八个小时就不知道是什么。”真诚,这是刘蓓对人对事的首要标准。在采访的三个小时里,我可以从许多细节里感受到来自刘蓓的真诚——其中甚至包括她对话题的回避。采访伊始,刘蓓就和我商定:“我们随便聊。如果有什么不可以,我就告诉你说,这个话题我们不聊。”我非常理解演员们对自己私生活的保护,尤其像刘蓓这样,因为婚事,正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公众过度的关注已经开始影响她的生活。所以在采访前,我已经提醒自己,话题不要过分涉人对方目前的家庭生活。然而刘蓓用这样开诚布公的方式划定采访的禁区,还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正因为她的真诚,有她“把关”,我的提问反而更加自由、更少顾虑。
刘蓓故事:感谢上天眷顾我图片2

电影院门口的“坏人”

刘蓓学京剧出身,1978年不满11岁进入北京戏校,一学就是七年,1985年毕业时还不到18岁。当时刘蓓所在班级有七十多人,学校留下了其中四十多人,成立了一个实习剧团,以程派的青衣和余派的老生为主。这么多人当中,只有两个人学程派青衣,刘蓓就是其中之一,她对于剧团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就这样,虽说毕了业,刘蓓的身份从学生变成了职工,但生活环境并没有离开她所熟悉的北京戏校,再加上端上了铁饭碗,一时间,刘蓓对自己的生活颇为满足。
刘蓓故事:感谢上天眷顾我图片3
然而在毕业后的一段时间里,剧团很少演出。没有演出任务,自然也不会排新戏。每天早晨刘蓓很早就来到学校,但是呆在团里确实没什么事,于是签个到就回家了。而这时,很多迟到的同学还没到学校呢!就这么晃晃悠悠小一年的时间,刘蓓的心里渐渐感觉有些空落落的,但到底该做什么,她又完全不知道。
话分两头。正好这时候青海电视台在筹拍他们第一个电视连续剧《格萨尔王》,该片根据同名藏族民族英雄史诗改编而成,这是一部比《荷马史诗》还长、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剧组在找演员的时候遇到了困难,其中一个重要角色的女演员人选始终确定不下来。导演张中一有一天发话:“咱们出去散散心,别老找,眼睛都看花了。不如去看电影吧。”于是剧组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开到了电影院。电影还没放映,他们就聚在电影院门口扎堆抽烟聊天。
这天刘蓓正好陪妈妈去同一家电影院看电影,入场的时候被剧组里的人看见。一个副导演感觉眼前一亮,急忙对张中一说:“你看,这个女孩挺好!”但等到张中一反应过来抬头看时,刘蓓和妈妈已经随着人流入场了。张中一赶紧跟到电影院里,谁知兜了一圈跑出来,却一个劲儿地埋怨副导演:“什么眼神啊,这个不行不行!”可副导演却坚持自己的意见,并且认定张中一准是看错了人。争执不下,大家商定等电影散场的时候再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