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手的哭泣(外二首)


□ 张红兵

  借着醉意,我给诗友们读一首叙利亚诗人尼扎尔卡巴尼的诗

  悲伤是其次,主要是巧妙和有趣,既现实又浪漫

  你看诗人,他要为儿子上一堂绘画课

  他将小鸟画成了监狱,理由是,他忘记了小鸟的模样

  他将麦秸画成了枪,理由是,这是个连麦秸都需要武装的时代

  你看他想象有多丰富,他说,阿拉伯语诗是写字的手哭出的一滴眼泪

  直到最后,他要用“身体沉重,泣不成声”代替画一个家园

  这一回,泪水来自眼睛,但给我的感觉,诗人天真得像个孩子

  然而再天真的孩子也要死去,十四年之后,连环的爆炸炸碎了我的梦

  爆炸声来自诗人的家乡大马士革,距离遥远,但心有灵犀

  我想,诗人如果活着,还会写一首诗,这时他的儿子也老了

  他会写,阿拉伯语诗是写字的手哭出的一滴血

  播种者——兼题米勒油画《播种者》

  袋子里的种子还有那么多

  没有播种的土地还有那么多

  更为关键的是太阳已经落山

  这戏剧化的冲突

  让一个并不会飞的农夫要试着飞起来

  科学研究表明,人类要想飞

  必须满足四个条件:

  第一,下肢要足够小

  第二,上肢要变为翅膀

  第三,脚上只能有四趾

  第四,嘴巴必须是尖的

  这分明就是要变成一只鸟

  农民的身后真的有一群鸟

  但它们不是在播种,而是在归巢

  昨天我在郊外看到农民在播种

  他们慢腾腾的样子

  连我一个过路的也替他们着急

  完全不像画上画的那样

  春天的泡沫

  我为母亲高兴

  春天仿佛只为母亲而来

  母亲坐在院子里洗衣服

  她从水的肌肤上触摸到真实的春天了

  或者说,春天已孩子们一般

  温暖地包围了母亲的手

  母亲的春天是一个穷人的春天

  也是一个老人的春天、一个病人的春天

  洗衣盆中不断泛起大大小小的泡沫

  好像一只只眼睛

  它们更近地看清了母亲苍老的脸

  或者更远地看见了弯曲的房屋、树木

  湛蓝的天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手的哭泣(外二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