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脉里的关键词


□ 陈洪金

火把

谁在我正在黑夜里走着的时候,让我看见了火把?
脚趾在鞋子里,因为行走的原因,流动的血液让皮肤渐渐地灼热起来,它与延伸的路让身后的空气一层层地积压在一起,形成了疲惫。尽管穿过了许多村庄和城市,目标始终会一次次地出现在不知名的地方,黑夜的存在,构成了寒凉与遥远的坚硬。火把的出现,又在所有正在渴望着的思想的目光中增加了一种引导和诱惑,可以提升行走的速度,把曾经失去的信念柴垛一样垒起来,不再为了身后的路上的几次迷途而忧伤。
手执火把的人,在我的眼里,他的额头上是圣洁的光芒,他的肩膀上是高耸的山脉,他的脉搏中有汹涌的河流,他的思想中有连绵的历史。
我不知道执火者的背景,来与去,生与死,悲伤与疯狂,这一切都是执火者曾经收藏在心里的元素。风和雨,鸟和树,花香和阳光,手执火把的人深情地向往过、向往着,火把也才会在黑夜里与我在陌路上相逢,并且在无意中照亮了我的一段路上隐藏着的泥泞与坎坷。在一个陌生的小山村里,沿着窄窄的山路,我还在别人的屋檐下的路上赶,雨后的泥路把水呈现出来,鞋子早已湿透了,几次的摔倒,令我很沮丧。这时候,有一个人从我面前的巷道里走出来,齐肩举着一支火把。他看见人,没有说话,因为我没有和他说话。他一直在前面走着,走得很慢,我赶紧走上去,跟在他的身后。火光微弱地在夜空中散发出来,让我看清了路上的石头和水洼。我还发现,在火把的周围,还跟了一群会飞的虫子。手执火把的人在我的前面走了一段路,一转身就向另一个巷道走进去了。我依然走在这一条充满了泥泞的山路。四周的山坡还是那样黑黝黝的,草丛里发出的虫鸣声也和前些时间一模一样。因为火把的短暂引导,我在此时的黑暗里却兴奋了起来,索性卷起裤脚,不再吝惜本来就已经被雨水濡湿了鞋子,大步向前走去,路在我的脚下越来越宽敞起来,歌声在我的心里起伏。当我最后走进一扇门,坐在一汪关切的目光中,那支火把,继续把我温暖着,忘记了一路的寂寞和伤感。
幽居的时候,看着远处的火光在黑暗中移动,我会心潮起伏。
我所居住的半山坡,对面也是一片斜斜的山坡。夜色墨水一样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所有的树木都深深地陷入到山岭巨大的阴影里去,连为一体了,只有风声从树梢间逃出来,在耳畔飞奔而过,才会让人想起那里有满坡有森林存在。独居的日子应该是宁静而又无欲的,仅仅是一次在我伏案写作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一首精心营造的长诗,在它将要结束的时候,睡意也已经爬上了我干涩的眼睑。因为一句诗的表述,让我抬起头来,目光顺便扫过了窗外的黑暗,对面山坡上的阴影中,却有一点极细极小的亮光,萤火虫一样蠕动着。此刻,在对面山坡上走着的人,也许是一个很普通的山里人,但是,他心中肯定藏着一个希望,在微微的亮光的指引下,把石头、树丛、露水一段一段地抛在身后,这就是人在生命中不息地生长着的力量。当然,黑暗和路途的围困,让人付出了汗水劳顿和伤口的疼痛,也会伴随着失望,就连泪水也洗不净的怅惘,都会郁郁成洲,只是,只要那脚步一直在走着,踩在跳动着的热情里,就会让屋檐更加宁静,让红颜更加美丽,让皱纹逐渐舒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