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中探访


窦英琪

  泰山的初冬,只有腊梅和浮云是鲜活的。一场不期而遇的雪,让游人如织的风景飘逝得无影无踪。人类比不上植物,不能在泰山的每个季节都生生不息。

  今年的雪儿飘得早。刚进11月,沉甸甸的秋便被关在了大山之外。雪后初霁的山谷,幽静得如同天池里的童话世界。这样也好,少了世俗的拥挤,多了古寺的清幽。选择这个季节来看山,看这山里的千年古寺,还有曾在这里住过的一位将军。

  这里就是泰山普照寺。寺院的面积不大,却有千年以上的高龄。仰望古寺,就像仰望着当年的将军。抚摸眼前的青砖红瓦.犹能感觉历史心音的脉搏沸腾在时光的流里。

  崇拜将军的英名几乎与我的人生等长。从戴着红领巾直到走上工作岗位,每年的清明都用崇拜与恭敬伫立在将军面前。以前扫墓走的那条小路,我已辨别不出。泰山环山路的重新规划,让一些记忆永远定格为历史。只有几天不见就有新颜的城市,鲜活在眼前。

  名人的故居,最辛劳的要数门槛了。可这里的门槛,等待着进入的只有我一个人,这寂静让我顿添一阵心酸。曾几何时,这棵历经六朝的老松树目睹过多少名人将士、文人墨客走进将军隐居的这道门槛。如今却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幸好,我看到了,门槛里面,就有那位我一路寻来的将军。他的音容,就在那面有些发暗的斑驳着年轮的墙壁上。

  我放慢脚步走进门槛,小心翼翼。怕那像历史卷轴一样的门槛被肆意的步伐践踏。我知道与这道门槛连在一起的,曾是中国近代史上叱咤风云的一位将军,他曾经大手一挥就把末代皇帝赶出了皇宫。

  冯玉祥,字焕章,安徽巢县人。经历过晚清、民国两个历史时期。1932年及1933年两次隐居泰山,均居普照寺内。

  明显,这间屋子已不是将军曾经的故居。除了墙上密密麻麻将军在各个时期的照片之外,玻璃罩下面还有一件件发黄的遗物。将军穿过的灰色毛裤,将军用过的铁锨.那只带有硝烟的文件夹,还有上上发条仍能走动的钟表都静静地躺在那里,一言不发。它们就像老人们历经沧桑的眼睛一样,沉静而又安详地望着我。窗外,偶尔有喜鹊“喳、喳”地叫着,连同树叶一起飘落窗前。旋即,一切都归于平静,死一般得静寂。对于将军的想像就在此寂静中生发出来,这一瞬,那些场面竟像河里游荡的小鱼一样鲜活而跳跃。

  1882年已到了清朝政府穷途末日之时。就在这一年的11月6日,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降生在河北省青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0岁那年冯玉祥就读私塾学堂,仅仅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便因家境困难而辍学。十一岁的他不得不抗起了枪,成了晚清军队中的一名士兵。

  从他扛上枪的那一刻起,他便走上了一条选择之路。在一个个黑暗与光明的路口.在一个个决定命运的刹那.每一次都会看到他毫不犹豫地高举起正义的大旗.成为捍卫国家和民族的中流砥柱,义无反顾。

  导致了辛亥革命的武昌起义爆发之时.冯玉祥时任滦州某镇的营长。听到正义的枪声传来,他立刻举兵响应,并任义军参谋总长。此次兵变,直接导致了满清政权的垮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