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这一代的爱和怕


□ 金赫楠

  文学提供的最本质的东西应该是对人心的理解和体恤,写作者就要在那些外在的、简单的是非评定与价值判断之外,看到更多的模糊和复杂。

  我们这一代的爱和怕

  我出生在1 980年。如我这般年龄的人,在大陆往往被称为“80后”。这个概念最早是大陆一位少年作家提出的,本来是文坛对1980—1989年出生的少年作家的统称,后被各个领域借用,指代整个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青年一代。80后,在这个标签之下,不仅仅是出生时间上的区分与归类,这里头更内含主流文坛、前辈作家甚至来自社会学、经济学整个社会对这一代人的精神面貌、生活方式、价值取向等等的认定与描绘。

  80后,在这个命名之下,包含有如下的认识与印象:叛逆、自我,责任感的缺失与使命感的逃避。前面我说过,80后这个概念原本就是来自文坛,在大陆文学界,80后作家以及80后创作现象,曾经和正在引发很多热烈甚至是激烈的争论。比如著名的韩寒、郭敬明、张悦然,比如颜歌、笛安等等,他们都是曾经引发很多讨论、制造过大陆文学书籍出版奇迹的代表作家。很多人质疑:80后一代的写作是否算得上真正的文学?80后一代人在数字化的今天,身处读屏时代,面对目不暇接的电影、网游,面对频频更新的娱乐方式和表达方式,是否还在意文学?是否还需要文学?回答当然是肯定的。

  作为一名80后的文学从业者,我想谈一谈我自己在当下的时代中,选择阅读与写作的理由与原因。

  首先,我想说,文学阅读至关重要。我家里长辈藏书很多,且大都以文艺类为主,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踮着脚尖到书架上够书阅读。从《红楼梦》《官场现形记》到《芙蓉镇》《绿化树》,从《当代》《收获》《小说月报》到《世界文学》,甚至还有《三侠五义》《笑傲江湖》。现在回想年少上学的时候,文学阅读,当它们作为无用闲书,当我在数学课上遮遮掩掩地偷看《少年文艺》的时候,在师长“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督促声中,插上门窃读《红楼梦》的时候,我从中得到的趣味、感悟甚至教益,倒比现在作为一名职业读者,每天专门地阅读和研究,来得更多、更深入内心。可以说,文学阅读一直伴随了我的青少年时代,参与了我作为一个少年人内心的成长。现在,我专职从事着同文学有关的职业,阅读当然更已成为每日必做的功课。但是我想说的是,即使当年大学里没有选择文学专业的学习,又或者毕业之后没有选择从业文学,我仍然会坚持文学阅读。因为,它已经成为我内心的需要。同任何一代人一样,作为个体,我们从一出生就携带着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这让我们不得不去面对成长的烦恼、面对生命的荒凉感与孤独感、面对向死而生的恐惧感。而文学,能够提供最好的抵御力量。

  出生在20世纪80年代的人,同上一代人相比,甚至就是和年龄相差不太遥远的70一代相比,我们所面对的世界,已有很大的不同。大陆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所以我们这一代人,大都是独生子女。作为第一代独生者,我们一边享受着来自家庭与社会空前的注目与宠溺,一边又遭遇着来自前辈与时代的从所未有的抨击和声讨。在面对更多机会、更多选择、更多自由的同时,也不断彷徨于更多桎梏、更多挤压、更多挑战之下。很多人说,80后更现实了,更拜金了,文学在他们身上就要死了。其实,我要说,我们这一代人更需要关于文学的阅读和写作。那么,在我眼里,文学到底是什么?优秀的文学作品又是怎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