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消灭了一队鬼子兵


□ 王洪勇

  张之洞老汉赶着一群肥羊到东大洼去吃草,早晨的露水大,羊不爱吃带露水的草。张之洞就将羊圈在一起,等太阳出来将草上的露水晾干了再让羊去吃。
  这时,住在夏垫据点里的一小队鬼子兵正走在去李旗庄抢粮的路上。小队长渡边骑一头灰色的小毛驴,小毛驴又老又瘦,驮着高大肥胖的渡边举步维艰。瘦翻译李少维就用一条柳枝不停地抽打小毛驴的屁股,李少维抽一下小毛驴就走几步。这样走走停停地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走出多远,渡边小队长就有些烦了,将小毛驴交给瘦翻译说:毛驴你的牵着,队伍快快地前进。渡边将毛驴交给了瘦翻译,就在前边快步走了起来,跟在后边的日本兵看到小队长渡边快步急走,也小跑着往前行进。去抢粮的日本兵一加快速度,就苦了牵着毛驴跟在后边的瘦翻译李少维,李少维想往前走,可毛驴却不想往前走,李少维挥舞着柳条说:操你大爷的,一个畜牲也敢来欺负老子!李少维一边骂着毛驴,一边累得气喘嘘嘘大汗淋漓。但毛驴仍不肯走。李少维就喊叫说太君,太君,毛驴不走!渡边小队长就转过头来看,渡边小队长这一看就看到了被张之洞老汉圈在一起的那群肥羊,渡边小队长一看到这群肥羊首先想到了芳香四溢、令他馋涎欲滴的手抓羊排,还有香喷喷的红烧羊肉。渡边小队长这样想着,他的口水就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这时,牵着小毛驴的瘦翻译李少维气喘嘘嘘,满头油汗地赶了上来。瘦翻译看到刚才还小跑着的日本兵都站下了,并且都面朝着一个方向在看着什么,瘦翻译也跟着看了起来。瘦翻译这一看就看到了张之洞老汉的那群肥羊。瘦翻译一看到这群肥羊就觉得这群肥羊已到了末日。这时,渡边小队长就对瘦翻译李少维招手说:李翻译,你的过来。李少维就满脸堆笑地跑到渡边小队长身边说太君,太君,少维在这里侍候您老人家呐!渡边小队长就用手一指那群肥羊说:李翻译,你的,去和那个老头说,这群羊我的全部征用了。瘦翻译李少维虽然此时在给日本人办事,但他的家就在不远的黄庄,李少维不想办太多的恶事,一听渡边队长说要征用这群肥羊,就急忙对渡边小队长说:太君,您的有些不明白,这个季节的羊肉是不好吃的!渡边小队长听瘦翻译李少维这样说,忽然咧嘴就笑了笑。渡边小队长笑得高深莫测。渡边小队长说:李翻译,你的皇军的朋友的不是,你的良心的大大的坏了。
  瘦翻译李少维一听渡边小队长这样说,汗刷地流了下来,脸也一下变得苍白了。于是李少维就说,太君,我马上去和那个老头说。
  李少维就小跑着到了张之洞老汉面前。这时张之洞老汉看到鬼子兵都在看他的羊,就想马上把羊赶走。正赶着,瘦翻译李少维就到了跟前。李少维说老头,太君看上你这群羊了,你把羊赶到岗楼去!张之洞瞅了李少维一眼说:这羊又不是我的,我咋敢轰到岗楼去呀!瘦翻译李少维就小声说,你放羊咋不到离公路远一些的地方去放呀?这回鬼子看上你这群羊了,你不给也得给!张之洞老汉说我对你说过了,这群羊可是我给东家放的。张之洞老汉正说着,渡边小队长也走了过来。渡边小队长仍然高深莫测地微笑着。渡边小队长说老头,你的羊我的全部征用了,你的为我赶到岗楼里去,你的良民大大的。渡边小队长一边说着,一边往岗楼的方向指了指。
  张之洞老汉满脸淌汗,鼻涕也流了下来,抓了一把鼻涕甩在地上说:太君,这羊可不是我的,这羊是我给东家放的。
  渡边小队长仍然笑着说:不管谁的羊,皇军要进行大东亚圣战,皇军的命令你也敢违抗?
  张之洞老汉说:可是,可是,这羊可是东家的,太君您行行好。
  渡边小队长不笑了,用手一指岗楼说:把羊赶到岗楼里去。
  张之洞老汉说:可是,可是这羊可是东家的,太君。
  渡边小队长简直是怒不可遏了,又用手一指岗楼说,老头,你的把羊给我赶到岗楼里去!渡边喊叫的声音很高,在七月的原野上久久飘荡着。瘦翻译李少维知道渡边小队长接下来就要杀人了,就急忙从张之洞老汉手里夺下鞭子说:快把羊赶到岗楼里去。李少维一边说着就急忙把羊往岗楼方向赶。
  这时渡边小队长却用手一指瘦翻译李少维说:李翻译,你的把鞭子交给老头,让他把羊赶到岗楼去!瘦翻译李少维急忙将鞭子交到张之洞老汉手里,并对张之洞老汉使了个眼色说:太君让你把羊赶到岗楼里去,你就他妈的给我快一点赶。一边说着还踢了张之洞老汉一脚。张之洞老汉仍然满脸淌汗,绝望地说:这羊可是东家的!瘦翻译李少维还想说什么,渡边小队长却吼叫一声,雪亮的日本军刀在早晨的阳光下划了一个耀眼的圆圆的弧线,只听嚓的一声,张之洞老汉的一条胳膊就像一截干枯的树枝一样落在地上了。张之洞老汉被砍掉的这只胳膊落地时是无声无息的,空气一瞬间也像凝固了似的。这时阳光惨烈,远处有人大声呼喊公路上有鬼子兵。过了许久,张之洞老汉才像一截烂木桩一样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张之洞老汉的尸体是在黄昏来临时运回村里的,其间县大队的李文光大队长正带领他的两个中队到村里来宿营,抗日村长老黄头流着泪就将放羊老汉张之洞被鬼子砍死的事对大队长李文光和他的队员们说了。抗日村长老黄头一边说着还一边拍着胸膛说谁去整治整治这群王八操的鬼子兵呀!老黄头这样说时似乎忘记了听他说话的人是一群手里拿着家伙的八路军战士。李文光和他的队员听老黄头这样说,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着火的感觉。大队长李文光觉得他一定要打一仗了,否则老百姓就会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些东躲西藏的吃白饭的人。李文光这样想着,就将指导员黎明和两位中队长一起找了过来。几个人喝着粥,李文光就说这仗咱们还真得打一场了。要不咱以后还真没法再见老百姓了。指导员黎明是从正规军调过来的,大小仗打了无数次。听大队长李文光这样说就涨红了脸说,这仗早就该打了,战士们抗日的情绪高着呢!就是咱手里的家伙不成。两位中队长一听指导员黎明提到手里的家伙,就抢着说,咱啥时能把手里的家伙调换一下,现在很多战士手里拿的还是火枪呢!李文光就说火枪怎么了?火枪一打一大片,对刚入伍的战士来说,火枪比三八大盖还好用呢?咱们下面就商量一下怎么能发挥火枪的威力!指导员黎明说火枪的最大威力是近距离作战,而我们要想近距离接近鬼子就要打鬼子的伏击。可咱们又怎样能近距离接近鬼子呢?黎明说到这里就看了一眼大队长李文光。李文光说近距离接近鬼子这可是问题的关键,听说最近渡边总出去抢粮,咱就在渡边要去抢粮的途中打他个埋伏。一中队长说渡边要是这样简单咱早就打他个狗娘养的了,这孙子早将要去抢粮的公路两边的高杆庄稼给砍了,砍了有一百多米呢,在一百多米外的庄稼地里设埋伏,别说火枪派不上用场,就是用三八大盖咱的战士也打不准呀!大队长李文光说咱想个办法将渡边狗日的到遍地是青纱帐的小路上去,指导员黎明说这倒是个好主意,可怎么能将渡边狗日的给引到青纱帐那条小路上去呢?大家就围绕着这个问题动开了脑筋,沉了一会二中队长说渡边是个色鬼,见到有些姿色的女人就走不动路。大队长李文光一听二中队长说渡边喜欢女人就立刻有了办法,于是大队长李文光就将自已刚刚想到的办法对大家说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