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松:叫声“哥哥”不容易


□ 黄全彦

武松:叫声“哥哥”不容易
黄全彦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愿意选择孤独,没有谁愿意抛弃亲情。茫茫人海中,有个人发自内心,亲切地叫一声“哥哥”,那是一种何等催人泪下的感动?
大郎武植和二郎武松就是这样的兄弟,就有这样的深厚情感。
清河县的武植、武松本是一母所生,但遗传基因作祟,所有的优秀基因都集中到了武松身上,而劣等基因都集中到了大郎武植身上。这武松,“身长八尺,一貌堂堂”、“胸脯横阔,话语轩昂”,简直就是一个超级男生。反观大郎,“身不满五尺,面目丑陋,头脑可笑”,根本就是一丑八怪。这样从头到脚没一点相似的兄弟,亏武妈妈生得出来。对此,大郎没有半句怨言,是啊,在这个以貌取人的世界里,谁叫自己天生命苦呢?他对这个小他许多的兄弟看护有加,十分疼爱。白天逗他玩耍,晚上哄他睡觉,热了给他扇凉,冷了给他加衣。转眼双亲离世,大郎早早挑起了家庭重担,既当爹又当妈,每天早出晚归走街串巷叫卖烧饼,挣些薄钱,自己吃糠咽菜,把好吃的都给了武松,总算将兄弟拉扯长大。
哥哥的养育之恩,武松感同身受,没齿难忘。遇见戏耍大郎的恶棍,都被有一身好拳脚的武松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但有一次,武松出手过重,把一个政府官员打得昏死过去,武松以为出了人命,赶紧逃之夭夭。这一来可苦了大郎,衙门差役隔三岔五来骚扰他,人没抓着,猪啊鸡啊倒被拿个精光。后来大郎娶了潘金莲,清河县的一帮小混混像苍蝇见到了臭肉,成天找上门来纠缠。无奈之下,大郎只好开溜,家搬到阳谷县,依然靠卖烧饼为生。
再说武松在小旋风柴进庄上,待了一年有余,后来打听到那个政府官员并没死。他想念大郎,辞别众人,赶紧回家去看他日思夜想的哥哥。
景阳冈上,武松醉打猛虎,震惊江湖,阳谷县上上下下感激武松,知县见武松相貌堂堂,慷慨勇猛,很是喜欢,让他做了本县都头。
一天,武松正在街头巡视,突然一个人在背后叫他“二哥”,这声音好熟,他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转过身来一看,这不就是他苦苦思念的哥哥吗!
兄弟相见,好不喜欢,大郎将武松带到自己家中来,大郎喊道“大嫂开门”,这一瞬间,武松见到了嫂嫂潘金莲,天大的祸事也在这一刻埋下了种子。



22岁的潘金莲和25岁的武松,一个如花似玉,好似十月的牡丹;一个一表人才,当是男人中的男人。单从外貌看,两人完全是天生一对。那潘金莲也真以为是上天给她安排下这段姻缘,心里面好不欢喜。吃饭时候, “一双眼只看着武松身上”,而武松“只低了头不恁么理会”。金莲又叫武松搬到自己家来住,武松只道是嫂子真心想照顾他,很爽快就答应了。一日天降大雪,金莲置办了一桌酒肉,升了一盆炭火,决心拿下武松。武松下班回家,金莲忙笑脸相迎。进了门,武松除下头上毡笠,金莲赶紧双手接过;武松脱了外套,金莲忙说“叔叔向火”。又邀武松入席,不愿等大郎回来,要先“和叔叔自饮三杯”。几杯酒下肚,金莲心跳加速,伸手去捏武松的肩膀。武松心中不满,但碍于情面,没有发作。金莲以为事情有门儿,又端起一杯酒,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对武松说:“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武松终于被惹恼了,把金莲推倒一旁,说: “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水浒英雄说话最精练的要数武松,“杀人者,打虎武松也”,铿锵一句,气势逼人。这里也是说得掷地有声,“眼里”是情,“拳头”是理,一旦当“情”越出了“理”,他是不会饶人的。可惜金莲没有细细咀嚼这句话,终于酿成不可收拾的惨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龙门阵》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龙门阵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