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生一次的初恋


□ 李孟潮

这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女主人公为了追求物质的满足而丢弃了纯洁的爱情,但最终还是吞下了后悔的苦果,但愿在现实的诱惑面前我们都能选择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大二那年的暑假,我到大连的姑妈家度假,姑妈家的对面是一座教堂,姑妈是虔诚的基督徒,她常带我到里面去。一次教事活动中,我去做义工,认识了一群修女。她们听说我是从外地来的,就叫我有空找她们玩,原来她们几个住在教会的房子里,离我住的地方不远。过了几天,我闲着没事,就去找她们。
她们住的地方是那种老式哥特式的建筑,有长长的黝黑的走廊。敲门之后,开门的是一个大眼睛的、清秀的女孩,她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问我找谁,我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她说她们都出去了,叫我进去等一会儿。
我就进了宿舍,坐了一会儿,她说我们来下棋吧,我就和她下围棋。她不是我的对手,就说下五子棋吧,我还是赢了她。
她就说不下了,我们聊天吧。闲聊中我知道了她是海洋大学的学生,当她听说我找其他人只不过是想找个人陪着到处玩玩,就笑了:“要找导游,何必这么傻等,我带你去玩吧。”
大连很美丽,海边有许多各种样式的别墅。我们走在街上,她说:“要是我哪天能住进这些房子里就好了。”我说:“这些房子有什么好,给我住我都不住。”她惊奇地瞪大眼睛问我:“那你想住什么地方?”
我说:“天堂!”她笑了,说:“地狱离你更近。”我也笑了,说:“对,很近,就在我旁边。”她愣了一下,突然脸红了,笑着打我。
后来我才知道,“地狱”在《十日谈》里有淫秽的含意……
后来我们就常出去玩,一开始,她同舍的修女们常拿我们打趣。但她好像对此根本不在乎,我当然也就显得很大方。到后来,其他人都很识趣地不和我们一起出去玩了。
暑假,学生最盼望和最害怕的时期就要过去,再有一周我就要和她分离。那天我告诉她,第二天我就要离开。我们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那是一部爱情片,那部影片像所有的爱情片一样无聊,充满谎言和学生气的幻想,但我们都哭了。
回家的时候,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
走到离她的宿舍不远的一个广场时,她说我们坐一会儿吧。
那是一个不大但很温馨的广场,广场上时常有鸽子会来乞食,停在你的肩上或手上,那些鸽子从来不知道人的可怕,就像当时的我和她一样。
那时候万籁俱寂,风儿平息,落日只剩下了一抹依稀的红,玫瑰黄的月亮在苍白的天空中。那是多么奇妙的情景,太阳还没落,月亮就出来了。
她说她学了武术,会点穴。我说我不信。她就说给我点穴,然后她就使劲点我的穴道,先是手上的,然后是背上的。她咬紧了牙齿使劲点,问我痛不痛。我也咬紧牙齿说不痛。
她那种努力、着急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就像一只在玩弄线球的小猫,就算痛死,我也愿意再看一下她这样可爱的表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恋爱婚姻家庭》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