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蒸喇蛄


□ 刘家科


在冀东南大运河畔我的家乡,有一种既可当饭又可当菜,穷苦人家可用来充饥,富裕人家可用来下酒的小吃——蒸喇蛄。
蒸喇蛄的原料是菜、面、蒜、醋、油。选菜最好是初春的苜蓿芽,选面最好是本地产的黄色玉米面,而蒜、醋一般家用的均可,油当然是小磨香油啦。当春风尚带着些许寒意的时节,村庄外那成片成片的光秃秃的田野里,只有苜蓿迎着初春的寒冷从土缝中冒出嫩芽,如果有一场春雨,再加上几天的风和日丽,那一丛丛不显眼的嫩芽转眼间就变成一片报春的绿洲。当你路过这片绿洲,不经意间就被那种蒸腾散发着的清香所陶醉,如果你是本地人,你便会马上意识到:这是吃蒸喇蛄的最佳时节。
把只有三四只嫩叶的苜蓿芽采回家,用清水洗净,然后放在刚能放得下手的热水中浸泡片刻,用笊篱捞出来稍晾一晾,抖得松散后放在面盆里。先取来焦黄的玉米面,放上少许盐沬拌匀。随后便右手执筷,左手抓面,边往苜蓿芽上撒面边用筷子搅拌,于是崭绿的苜蓿茎叶被焦黄的粉雾所笼罩,直到每个芽叶都被玉米面沾满包裹起来。这时候,锅里的水已经烧开,放上笼屉铺上笼布,将拌好的生喇蛄松松的堆在笼布上,盖好锅继续烧火。等到厨房内外能闻到甜丝丝的香味,喇蛄算是蒸熟了。
蒸熟的喇蛄呈浅黄色,是一种在绿底子上涂抹的浅黄色。看上去极蓬松,用筷子拨一拨,每只苜蓿芽都互不沾连。这时候盛一碗当饭吃,可称得上一顿美味。但此时方是半成品,需完成下一道工序,才能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那么你就将喇蛄盛到盆子里,取来我们家乡特有的那种红皮的独瓣蒜,剥净洗好,放在蒜舀子里捣成蒜泥,冲入一些老陈醋,倒上一股儿小磨香油,这样,拌喇蛄的蒜汁算是兑好了。刚出锅的热腾腾的喇蛄,用香甜酸辣凝为一体的蒜汁一浇,再拿筷子搅匀,那种香甜酸辣酿成的美味即刻就弥漫整个房间,甚至会透过门窗冲到院子里。这时候,如果你用它来当饭,每人盛上一碗,保管你吃得满头大汗;如果你用它来当肴,盛上一两盘放到酒桌上,定会引逗你多贪几杯。
我记得吃得最美的是两次。一次是一九六O年春天,在山西当兵的表哥回家探亲吃蒸喇蛄那回。那正是生活困难时期,家里很少见到粮食。表哥要来看望我们,拿什么招待他呢?父亲愁眉不展,母亲倒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他二话没说,提个竹篮直奔村东。半响功夫,母亲提回来半篮子野菜,仔细看,一色的野芫荽,嫩绿嫩绿的,散发着一股清香。随后母亲从立柜里翻出一个小布袋,打开一看是一点玉米面。我暗自高兴,母亲要给我们做蒸喇蛄!我马上跑到草棚里从一堆蒜办子上翻捡出两头大蒜。只是还缺少香油。还是母亲有办法,她把家里仅有的半瓶棉籽油倒出三分之一,在饭勺里炼了炼,用几粒花椒烹一下,香味即刻散发出来。就是用这些凑和的原料,单凭她那双巧手做出了一盆蒸喇蛄。当时,蒸好的喇蛄一出锅,我们就开始流口水。当把椒盐棉油蒜汁浇到喇蛄上,随着母亲手中筷子的搅拌,扑鼻的香辣味漫过来,我们几乎都被薰醉了。这一次每人一碗(母亲和父亲只吃了半碗)吃了个净光。我们都乖乖地说吃饱了。其实当时我心里想,再吃三碗也不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