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结局


□ 张大威

  张大威 高级编辑,供职于媒体。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散文、随笔创作。先后在《随笔》《散文》《中华散文》《文学自由谈》《文学界》《海燕·都市美文》《鸭绿江》等刊物上发表文章多篇。散文集《时光之水》获辽宁文学奖——第三届辽河散文奖。散文长卷《消逝的村庄》获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及高中语文读本。
  
  人,倘若能如梅特林克所设想:“能像远眺往昔那样,远眺未来。”人将有何等样的勇气,睁大双眼面对自己的未来?面对自己的结局?
  如果你是一朵错误的小白花,为什么还要开在大地上?忍受那么多的风霜,那么多的折磨?如果春天一开始就是秋天,你该怎样活过?
  春天与开始都是一种迷茫,未来也是一种迷茫,是一种穿不透看不清的迷茫,不知道结局的迷茫,海一样深的迷茫。
  所有在春天开放的花儿,都以为自己会结果子。结果子,累累赘赘、欢欢闹闹的果子挂满枝头。花儿的结局就是果子。可你看见了,许多的花儿并不结果子。花儿里的春天就是花儿里的春天。它什么也不结。不结果的花儿过了春天就飘落了,飘落的花儿去了哪里?飘落的花儿坠入了黑暗。那黑暗“黑”的资源是无限的;飘落的花儿去了哪里?飘落的花儿坠入了忧伤,那忧伤“忧”的资源也是无限的。
  每个人也许都曾经与那些飘落的不结果子的花儿面面相觑。
  某个午后,你轻轻地走上一座山岗,眼前就是一片一片白色的不结果子的小花儿,心形的,泪滴似的,如烟如雾,在风中一波一波地向你的脚下涌来,又一团一团地在你的脚下飘落。你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泪水”聚集在一起,是春天在流泪?是开始在流泪?是梦在流泪?是结局在流泪?
  结局,命中注定的结局,你刚一离开娘胎,那张画满你人生或顺顺当当或扭七八歪的轨迹和最终结局的草图就被拿在造物(你也可以说他是上帝)的手里,这结局如坚硬铁块色泽苍苍立在你的人生终点处。但是你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呢?你也不该知道,你也不能知道,这是造物(你也可以说他是上帝)的残忍之处,也是他的厚道之处。底牌过早地摊开会是一种碎裂。清清的河流底下都是淤泥。人啊,凡事都不要刨根问底。如果你出世就刨根问底,一开始就弄清了你的结局,你的生命很可能会被你弄碎了,时间也会被你弄碎了。望着那结局,也许你根本就不想活过,也许你根本就不会起跑,在起跑线上你就朝时间背过身去。这样,时间就会变得冷寂荒芜,所有的黎明与黄昏都会变得冷寂和荒芜。斗大的紫色星星、心形的小白花、那些很会飞行的尾羽斑斓的鸟儿,都会是冷寂荒芜的。
  “上帝对耶利米说:‘我在子宫里创造你以前,就已深知你。’”上帝可以当你在“子宫”里时,就知道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结局。但上帝的智慧不能压在人的身上,人承担不了。在那遥远的时间深处,郑国有位神巫季咸,他一双锐利无比的眼睛能够穿过时光的厚厚皮壳,像剥开坚果坦露它的果仁一般,将人的结局明晃晃地坦露在你的面前。他一看你的气色,就知道你的生死、存亡、祸福、寿数。他所算定的期限,准确到年、月、日。人是充满希望的高级动物,在谜底和迷茫面前,人,抛弃了谜底,选择了迷茫。季咸来了,人们如迅疾的飙风从他的身边刮过,都怕被他看上一眼,过早地知道自己的结局。(见《庄子·应帝王》)活着,有些面纱是不能揭掉的。黑暗中的某些漂浮物就让它在黑暗中漂浮吧!亮光开启处,是神的胜利,却是人的消亡,时间的消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