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骚扰电话


□ 吕纯晖

吕纯晖

那时候全国人民都没有手机。多数人腰间挎个黑匣子,学名叫传呼机,听到讨债声响就像弹簧弹起来,四处找座机给债主回话。少数人则手上拿一块砖头——根据香港警匪片黑帮大哥之必备武器称大哥大。而依我说,叫砖头更有意趣。

话说,“5·23”期间,文艺界组团采风。兹去七天八天,赶上我先生分到一块砖头,刚出炉,甚烫手,就借我一用。借的不算。我等二十多号共和国秀才唯汪秀才有一块砖头。秀才添砖头如添翼,如骑兵了;其他者,步兵是也。

话说,采风团第一站泉州。泉州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源头城市,钞票遍地,小姐如云。汪秀才估计是(肯定是)一踏入社会主义的大酒店就光荣当选劳模了。这个晚上的10点钟以后,同屋服了安定老实睡下,汪秀才于是接到好多、非常多春色无边的电话。汪秀才一夜辛苦了。

翌日吃早茶,大家的盘子都是王屋山太行山,只有汪秀才饮半杯咖啡。大家问:怎么啦?汪秀才答:提神。大家问:怎么啦?汪秀才答:被骚扰呗!大家问:怎么骚扰?汪秀才答:刚要睡电话就来了再要睡电话又来了。

大家顾不上愚公移山了。大家都很郁闷呵!不就是差一块砖头吗?

我那时候年轻,热爱助人为乐,不就是希望被骚扰一下么,这个容易。

白天去了开元寺、老君岩、安平桥。白天就不怀好意地寻寻觅觅谁来做冤大头呢?第一夜的骚扰行动只许成功,不可以失败。一定要找老实的,非常老实的;要厚道的,十分厚道的;要心灵美的,至少看上去心灵美的。

晚上回到酒店,先吃了水果喝了浓茶,冲了澡,钻了被窝。骚扰助理王妹妹适时奉上采风团住宿房号。她是会务,近水楼台。那个时候都是住双人间,不敢保证要骚扰某人就是某人,但至少不是某人就是某人的室友某某人。

骚扰行动于晚上10点半正式开始。

我:喂——

甲:哪里?

我:先生——

甲:你哪里?

我:先生——先生,您要——服务吗?

甲:什么服务?

我:为人民服务——具体一点,能为您服务吗?

甲:不行!

我:为什么?

甲:我在加班!我在赶材料……

我:先生,工作是做不完的。工作留着明天做吧。先生,我……您应该……散散心……

甲:可是我没时间。我太忙了。

我:先生,您太……那个……怎么说呢……您太伟大了。

甲:不不不,我跟大家一个样,一个样。

我:先生,我知道……我遇上好人了。先生先生,你是一个谦虚的人!是一个好人!太好了太好了!!

甲:不不不!你你们……你谁呀?

我:我是丽丽。丽丽。我……

甲:丽丽?这个名字很熟悉嘛。你是——哪里的丽丽?

我:广州。广州的丽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