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羌族白石装饰表现形式的地域性分析


□ 张 犇

羌族白石装饰表现形式的地域性分析
张 犇

  [内容摘要]白石崇拜是羌族精神生活中的主要内容和文化传统。不同羌寨的白石装饰在表现形式上各有不同,这与其对传统文化保存和理解的不同有关。一切的表现形式只是一种符号,“‘神’在我心”,是羌人对白石装饰表现形式差异的最好诠释。
  [关键词]羌族白石/装饰形式/地域性差异
  
  一、白石崇拜的历史成因
  
  1. 传说中的成因
  白石崇拜是羌族精神生活的主要内容,是羌人从古至今一直延续的传统。白石在羌族人的心目中既象征祖先居住的雪隆包山,又象征着几乎所有的神灵,是神圣、美好和崇高的化身,被广泛供奉在山上、田间、屋顶和庙宇中。
  这种乳白色的石英石在羌族被称为“阿渥尔”,在茂县的沙坝区赤不苏以及理县的桃坪羌寨等地保存得比较完整,有些地区虽然保存得不是很完整,但在古老的建筑顶部、门楣、窗口、碉楼上还是可以零星见到,尤其是在一些山神菩萨庙里保存得较多。
  
  羌族以白石作为崇拜对象有其深层的历史原因。羌族在历史上由于各种原因被迫从中国西北逐渐迁徙到西南的岷江上游一带。这种大规模的迁徙,是古羌人得以生存延续的一次重大转折。这批迁徙到岷江上游的古羌人,成了今天羌族的祖先。

  古羌人迁徙的过程在史书上并无详尽记载,最原始的描述资料仅限于羌族流传至今的民间文学作品《羌戈大战》。《羌戈大战》的传说生动地描述了古羌人在由北向南的迁徙过程中的种种艰辛。在最初的迁徙中,古羌人在羌族始祖天女木姐的帮助下,用白石变成大雪山(即今天岷江上游的大雪山),挡住了追兵。当进入岷江流域时,为了争夺生存场所,与当地戈基人爆发了一场大战,在战斗过程中又得到了天神几波尔勒的帮助,用白石和藤条战胜了戈基人,最终定居下来。在战争中,白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从此白石作为一种神石被羌人世代供奉,成为羌族精神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
  
  2. 与实际生活有关的几个原因
  传说有它的历史成因,虽然不可细究其真实性,但世代的相传,往往就成为一种约定俗成的文化现象。白石本身并不具神性,但经过千百年来的不断神化,白石被赋予了神性,深入到羌民心中,白石崇拜成为羌族多神崇拜中的一个主要内容,并在生产生活中得到了多方面的体现。今天羌人的白石崇拜除了上述在祖先筚路蓝缕时期所起的巨大作用之外,还有其它几个原因:
  (1) 羌人尚白。明代史书中描述羌人“其俗以白为善”。在羌人的心中,白色象征着纯洁和纯朴。白石色白,符合羌人的审美心理和民族特征。
  (2) 羌人生活在高山之中,被称为“云朵上的民族”,白色成为其生活中最常见的颜色。如其服装色彩上白色的运用便非常普遍,白石的颜色也具有此种特征。
  (3) 白石为一种石英石,敲击可以生火,是一种火石,是古羌人取火的重要材料。羌人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气候寒冷,火在羌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白石作为取火的重要材料,被羌人膜拜很容易理解。由于白色的石英石坚硬锋利,还是古羌人劳作工具的重要材料来源,在古羌人社会的发展进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二、白石崇拜在装饰形式上的地域差异性
  
  基于以上几个原因,在羌人的生活中,用白石作为装饰非常常见,大多数白石都是装饰在屋顶,也有镶嵌在墙体上,还有的用小块白石做成图案作为装饰,或将白石放置在室内的主要位置。总之,白石与羌族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的关系极为密切。
  当然,千百年来的传承,虽然产生了共同的民族心理,但各个地区在表现上还是有不同的方式。在笔者走访的岷江流域的数处羌寨中,其表现形式上的差异还是显而易见的。
  
  由于地理环境的原因,各羌寨之间交流甚少,直到今天仍是如此。同时,由于对历史文化的开发或保护的力度不一,对于白石装饰亦呈现出了多种表现形式。
  (1) 理县桃坪羌寨。从目前的考察来看,白石装饰保存最完整的是理县的桃坪羌寨。桃坪羌寨海拔约1500米,属河谷地带,地理条件相对便利。桃坪羌寨白石装饰保存得完善,一方面与当地的文化保存完整、少受破坏有关;另一方面由于其海拔较低,临近交通要道,旅游业在最近十年里得到了良好的发展。
  桃坪羌寨白石装饰的表现形式是将白石放置在房屋或碉楼的顶部。所选用白石形制美观,有的还做了后期加工。几乎每家屋顶都装饰了白石,有的甚至在屋顶的每个角都装饰了白石。虽然桃坪羌寨的白石装饰有很大的商业运作成分在其中,但也使古羌文化得到了一种良性的保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