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学术成长与《学术月刊》


□ 陈新汉

  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读大学本科期间,我把毕业论文投寄给不少杂志,其中也包括当时我甚为景仰的《学术月刊》。然而,投寄到其他刊物的稿子都“泥牛入海”、“杳无音信”,唯独《学术月刊》编辑部竟给我这个尚未毕业的大学生回了信。记得那是一张印有“学术月刊”字样的小便笺,上面讲了几句鼓励的话,并随信寄了两期《学术月刊》。当时激动的心情至今犹历历在目。从此,激起了我对学术的兴趣,使我矢志走学术的道路。
  我的第一篇自以为算是正规的论文,就是在《学术月刊》(1988年12月号)上发表的,标题是《论认识中的认知-评价结构》。当时我尽管年纪已经不小,但还是一个小小的讲师。这篇文章的发表,给了刚刚步入学术领域的我以极大鼓舞;更为重要的是,它决定了我今后研究认识论的两个方向:一般认识论和评价论。在尔后的近二十年岁月中,围绕着认识论的这两个方向,我在《学术月刊》上先后发表了十三篇论文,其中有的被《新华文摘》转载,有的被评为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学术论文。
  在一般认识论方面,我在《学术月刊》先后发表了《试论审美活动的认识论意蕴》(1990年12月号)、《论真、善、美原则在实践一认识结构中的地位》(1992年8月号)、《论自由向必然的转化——关于“必然中包括自由”命题的思考》(1998年10月号)、《论理论对现实的批判》(2000年11月号)等,在学术界产生了一些影响。这里尤其要提一下《试论审美活动的认识论意蕴》。此文发表后,《光明日报》理论版的编辑来信,要我把此文缩编成四千字,安排在该版专栏上发表,后来《新华文摘》又予以转载。我把认识活动理解为认知、评价和审美的统一,上述文章都是以此为理论背景的。由此,在20世纪90年代的关于我国认识论研究的述评中,有学者把我的观点概括为广义认识论。我的三本认识论的专著《马克思主义认识论与真善美》(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3年出版)、《邓小平认识论思想纲要》(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和《审美认识机制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正是在这些文章的基础上发展、充实而形成的。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的研究重点逐步从一般认识论转移到评价论。我把评价论的研究理解为关于价值论的认识论研究;评价活动就是主体对主客体之间价值关系的反映活动。我又从主体是个体还是群体的角度,把评价活动分为个体评价活动和社会(或群体)评价活动;并把社会评价活动分为以“无机”形式体现出来的民众评价活动和以“有机”形式体现出来的权威评价活动。我的这些思想都在《学术月刊》(1994-2005)所发表的文章中最先予以阐发。
  这些文章的发表,也为我申请评价论方面的课题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在评价论研究方面,我先后获得了两个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和一个教育部“十五”规划项目,出版了四部专著,其中有两部被评为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学术成果,有一部被评为全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学术成果。
  时间真快,我与《学术月刊》结下的学术情缘已经快二十年了。我的学术成长是与《学术月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我因此成了《学术月刊》的老作者、老读者,也成为《学术月刊》的老朋友。尽管如此,我每次投寄论文给《学术月刊》后都是忐忑不安的,因为编辑部录用文章是相当严格的。由此就决定了我必须把自认为质量高的论文送过去;即使如此,退稿对于我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从某种意义上说,《学术月刊》的审稿要求对于我形成严格的治学态度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栏目责任编辑:常山客)
  
  编后语:为纪念创刊五十周年,本刊自2006年1月号开始,连续推出“感受《学术月刊》五十年”专栏,至今已发表24篇文章。随着该栏目的推出,作者、读者的热情关注和积极参与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他们在字里行间所流露出那种与《学术月刊》的交情、友情、感情,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在职的每一位编辑,使我们从中感受到了编辑工作的份量,也感受到了自己肩负的责任。从下个月起,虽然该栏目将完成它的使命,不再出现,但新的一个五十年却刚刚开始,我们会加倍努力,期待更多作者、读者的目光永驻。
  《学术月刊》编辑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