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我们找到了公主白雪


□ 刘 忠

从题目上看,《寻找公主白雪》很容易让人们想起一个经典得不能再经典的爱情故事,这故事的原型在西方是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童话,在中国则是祝英台与梁山泊的传说。王子的深情一吻能使白雪公主死而复生,足见爱情力量之大;梁祝双双殉情,羽化彩蝶,更见爱情的忠贞不渝。事实上,小说也的确是在我们的惯常思维和阅读期待中展开的。白雪与苏岩的第一次相识是在学校图书馆古籍室,借书、还书的爱情模式有点老套,缺少童话、传说中的浪漫色彩。好在两人兴趣相投,传说中的“薛国”故事把他们略显平淡的恋爱过程装点的颇有几许生气。遵循传统的爱情逻辑,公子落难必有小姐搭救,白雪爱上了学校临时工苏岩,而且属“直教人生死相许”那种。当然,在故事推进的链条上,少不了门当户对观念的作祟、师长们的百般阻挠,于是,在限制与逃逸的此消彼长中,小说不知不觉被引向“私奔——误会——分离”的轨道。
应该说,《寻找公主白雪》的前半部分情节基本是在读者的预料之中的,没有形成什么阅读挑战,人物性格缺少发展,甚至有点简单化、平面化,故事背后的意义呈现,也一定程度上受到叙事手法单一的瓶颈制约。假如小说至此结束,可以说是失败的,令人乏味的,也许是为了蓄势、铺垫,获得一种反差的效果,小说从白雪和苏岩生死恋的后半部分开始发力,这个时候的小说作者赵月斌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完全跳开了白雪导师著名考古学家吴成章的反对,父亲白去尘的限令,学校开除临时工苏岩的威胁等现实屏障,进入到一个自由的虚拟的空间,闪转腾挪,迂回包抄,把现实生活中的人事与传说中的人事相叠加,凸显了“寻找”的丰富内涵,显示了一个小说家结构故事、处理细节、文本生成的超强能力。
小说的转折点是从白雪失踪开始的。在失去苏岩和孩子之后,白雪经不住打击,精神恍惚,人间蒸发。从此,在苏岩的世界里,寻找白雪就像一道挥之不去的魔咒,左右了他的整个生活,也左右了小说的叙事走向,一会儿是无尽的尘世思念,一会儿是奇幻的“薛国”传说;一会儿是现代版的白雪与苏岩故事,一会儿是古典版的薛国公主白雪与青年猎人的故事;一会儿是两千年前的凄美传说,一会儿是正在上演的人间悲剧……显然,赵月斌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样一个有着丰富悬念的叙事套路,“寻找”不仅给故事发展增加了动力,而且也让作者能够站在一个较高的视点,把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演绎成一个形而上的寓言文本——借爱情之实批判现代文明之虚。
如此说来,在《寻找公主白雪》中,存在这两个相互胶着在一起的文本,其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白雪与学校临时工苏岩的爱情文本,呈示的是真爱的纯洁美丽,它超越了时间界限,从远古到现代,从国外到国内,小说的白雪是一个泛称,她可以是古薛国的白雪公主,也可以是当今的任何一个女性。与前些年风行的欲望写作相比,《寻找公主白雪》从真爱出发,以“找到”做结,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如果说呼唤真爱,是小说题旨的第一层意思,那么古“薛国”沉睡的公主复活、苏岩的灵魂附体,以及由此衍生的一幕现代版爱情闹剧,则标志着小说题旨另一层意思的实现——反思现代文明,批判物欲对真爱的掠夺、人性的扭曲。当现代文明的触须延伸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时,当考古工作者吴成章、赵衡元也相继卷入到公主白雪墓室的破坏式开掘时,当那些无聊的影视编剧、报社记者、包装公司、酒厂老板把“公主白雪”视为赚钱工具时,白雪其人、其情的遭遇也就不言而喻了。白雪得了一种怪病(影射现代文明的不治之症),躺在病床上的她,泪眼婆娑,紧紧地抓着苏岩的手说:“咱还没结婚呢,原只说两千年的缘多么长久,现在看还是一场空。我安安静静地睡在那里该多好,如今到哪里去?这个世界不是我的吧?我闻不惯空气里的怪味,吃不消饭菜里的邪味,听不得人间的乏味,我是生不逢时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