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拎着酒壶的女人


□ 达拉

  ◎达拉(达斡尔族)

  1

  嗵。一枚子弹飞出枪筒,打花了-一棵白桦树的皮。北风呼呼响,一股呛人的火药味和桦树的清香在风中打着旋儿,钻进卡腾的鼻子。卡腾又勾住毛瑟枪,闭了一只眼,牢牢地盯住晃动的树丛,还是不见被惊动的野犴。又嗵。其实野犴早没影了,这一枪把卡腾震得眼前净是一闪一闪的火星子。

  卡腾醒了,黑洞洞的枪筒顶在他胡子拉碴的下巴上,枪托还抵在他一只脚上。他没死。卡腾奇怪自己明明是往外开枪,枪口怎么就对着自己的脑瓜子了,他举起伸不直的手指看了半晌,还跳闪着火星子的眼睛才从棚顶黑乎乎的棚条,下移到立在墙角的皮口袋。那皮口袋里装的是做铅弹压弹垫子的模具和铁钳子。

  卡腾嘿嘿笑着,快一整冬天没往枪膛里装火药了,那火药味还是那么呛鼻子。他搓了搓鼻子,才翻身坐在兽皮褥子上,往外看。

  棚外厚厚的冬雪灰蒙蒙一片,惹得卡腾眯缝着一双鹰眼,推开窝棚的木门,走到拴马桩前,拍了拍拴着的马,我知道你不愿让女人骑,可你还没告诉我,偷你的女人往哪跑啦!

  卡腾捋下了马鬃上灰白的雪霜,俯身扯出桩子旁边已经被雪封盖的麻口袋,掏出一捆干草,扔给马。马桩子旁没有马槽,草散落在马蹄子前。马嗅了嗅干草,又瞅瞅卡腾。

  裤子沟有两条沟子,一条在东边,一条在西边。雨季时,山里到处是小河沟,像一条条银蛇扭动光溜溜的身体,向从来没有干涸的两条河沟游去。眼前,裤子沟的两条沟子已经封冻,躺在跟厚厚的棉絮一样的几层雪下面,打着冬盹儿,看不出裤子一样的轮廓了。

  卡腾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捂住疼得要炸开的脑瓜子,他的脑子里还回荡着梦中的枪声,嗵,又嗵。他在梦里打枪,可醒来还是撵不走脑子里的女人。他的脑子里住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从雪窠子里背回来的女人,一个是赵二娘。

  卡腾趟出一行歪歪扭扭的雪路,在茫茫的雪雾中,一看到东边沟子对岸的小卖部,心就打起了鼓。

  矮棚矮门的小卖部,近了。

  腰身浑圆的赵二娘在木柜台后面听到棚外的踏雪声,知道是卡腾来了,便扑出矮门,甩出了一截短粗的木头橛子。

  卡腾瞅见赵二娘甩出的木橛子,赶忙说,二娘,你就这么迎接你的猎人吗?

  裤子沟在坡下的平缓地,以前只有卡腾一个人的窝棚,后来伐山人多了,赵二娘从山外运来了圆肚子的酒缸,也背来了山外的卷烟和杂七杂八的货。熟悉的伐山人给赵二娘盖了一间矮门矮棚的小卖部,酒缸里的酒也成了伐山人收工后的灵水。灵水一到伐山人的嗓子,壮了伐山人的胆子,就有那么一两个伐山人嘴里叼着从赵二娘的小卖部买的卷烟,凑到赵二娘的跟前,摸赵二娘,问赵二娘是不是干啥都那么麻利。不喝酒的卡腾骑着高头大马从西边的沟子那边打猎回来,从赵二娘的小卖部前过,就在马背上把毛瑟枪的枪口瞄准了对赵二娘动粗的伐山人。从此,原本跟卡腾生疏的赵二娘见了伐山人,两手往浑圆的腰上一叉,撅起宽唇说,你们往那看,我的猎人,他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