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太阳酒家的夜晚


□ 包光寒

红太阳酒家的夜晚
包光寒

和往日一样,那晚上一过8点,我就到附近唯一的一家酒家“红太阳”酒家喝酒去了。“红太阳”,挺诱人的名儿,第一次去喝酒,我曾问老板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儿,老板边擦着脚杯边板着脸悠悠地说,太阳是毛主席,毛主席能保佑我。我一听怔住,心里挺有共鸣,以后便每天去了。一般我都喝到10点打烊,可那天出了一档子事。我很晚才回来。
人说本命年是比较倒霉的。对我还真是。今年一开始难事便一个接着一个落到我头上。先是大年初一我骑自行车莫名其妙地栽了个大跟头。自行车前架彻底变形,我整个飞出去,头肩着地,头摔破,锁骨摔裂,休养了整整一个月。一千多元的医药费至今还没有报销。工厂都快停产了,厂长说等生产搞上去了再报。可是厂长们三天两头山吃海喝的,明年也不会有指望。我上班没多久,厂党总支书记找我谈话,说了一大堆让我理解工厂的困境之类的话后我明白了他们的意图。我怒不可遏,我才二十四岁怎么让我下岗?起码还有一身的力气吧!我真想一拳砸在他的肥脸上。刚到厂里时,书记见我足球踢得好,让我参加厂足球队。当时我明确告诉书记,我不想踢足球,我要下车间学门手艺。我以后要靠这手艺吃饭。我知道,既然中学时参加过多次省市联赛而且主动找过那么多足球俱乐部的教练,包括徐根宝、左树生,都没被他们选入职业球队,那以后要靠足球吃饭是要喝西北风的。书记腆着个大肚子像猪八戒似的嘿嘿一笑说,小伙子想得够远的。放心!有厂子在就有你的饭吃,而且吃得比别人还好。可是踢了六年球,为工厂夺得四次市联赛冠军,现在却要把我当足球一样踢开了。书记很诚恳地说,一线的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没有钱再搞足球队了,以后等工厂景气了,首先把你招回去。看到书记脸上也有些许酸楚,我的火也发不出来。我心里充满忧伤转身走了。二十四岁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下岗了?我想全中国也不会有几个。我下岗没几天,正是我最苦闷的时候。一件更难更让我伤心的事又落在我头上:和我谈了多年正准备结婚的女朋友很认真地和我拜拜了。她的理由充分得让逻辑学教授都难以反驳,她说她不能和一个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人结婚。没有最基本的金钱保障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她说的话比名人名言还有格言的味道。她说这话时表情平静得如同一张白纸一样什么都没有。我不明白她是不是把极度愉快时的呻吟以及因此而说的山盟海誓全忘了,是不是连做过两次人流都不当回事。事实就是她很轻松很平静地走了。我的本命年竟是这样灾难深重啊!

每天晚上,“红太阳”酒家自然成了我最好的去处。
那晚天气很冷,广播里说西北风有五到六级,我看还不止,风刮在脸上如刀割一样,还夹杂着小雪。一路上我缩着脖子,棉大衣的领子几乎盖住了我的头,就是这样,我还冷得瑟瑟发抖。
我和老板打过招呼便坐在吧台上喝起了白酒。我喝的是那种最好喝且价格我能承受的北京二锅头。今天老板替我新开了一瓶。
“这瓶酒我请客了,昨儿个那半瓶让小姐不小心踢翻了。”
“别别,老板,心意我领了,这钱还得照付。”
我在上衣袋里摸钱。老板停下手中的活,压住我的手。
“兄弟,别客气了。”
我不再坚持。实际上口袋里只有三十多块钱。
“老板,那我敬你一杯。”
我为老板倒了一杯。我们碰杯,一干而尽。喝完酒,从口袋里掏出烟,抽出一支点燃,憋住,然后细细地吐,边吐烟边说:
“冬天真叫人受不了,简直要把人冻死。”
老板抹了一把吧台台面,闷闷地答:
“到处都比冬天还冷。”
酒店里正播着约翰·施特劳斯的《春之声》圆舞曲。华丽而敏捷的旋律犹如柔和的春风扑面而来,乐曲洋溢着生机勃勃的青春活力和歌颂生活的富足美好和欢乐。
今天酒店的生意不错,吧台上酒桌上有八九成酒客。男士们都穿着高级西服或皮夹克,女士小姐们的衣饰更是雍容华贵、富丽美艳,身上弥漫着法国香水味。他们喝着几百或几千元一瓶的XO洋酒,欣赏着迷人的《春之声》圆舞曲。年轻的恋人在音乐声中谈情说爱,偷情者勾肩搭背行为放纵而猥琐,商人们谈着生意,想着挣钱;社会闲人高杯畅饮,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状态。整个店荡涌着生活的幸福、陶然和迷醉。我喝着北京二锅头,心里却慢慢地泛起苦涩和苍凉。不过二锅头的味道真是好极了。已近年底,我想,本命年过去后,会有一个阳光灿烂的春天等待着我。

“老板,今天人挺多,近来生意不错吧。”
我呷了口酒,没话找话。
老板给一个小伙子倒好酒放下瓶,收好小伙子的酒钱。慢悠悠地说:
“还行吧,混口饭吃。”
“老板,别哭穷了,我不问你借钱。”
我猛地又喝下一口。心想,他能开这么个酒店居然还说混口饭吃,那我还不上吊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