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与伤害


□ 司 雪



1

原本嘈杂拥挤的病房只因她一人的缘故单静而空旷。
沈心仪面朝房门,侧卧在临窗的病床上,白色的棉被拥掩着她的身体,扁而宽的臀部像山包一样在被子底下高高隆起。午后的阳光透过敞阔的大玻璃窗无遮无挡地倾洒在她的身上,像一只温暖的手在上面轻轻抚触,闪烁的阳光像施了魔法一般,使夜间失眠多梦的她昏昏欲睡。
她的右手松松地拿着一本书,俏皮的小风戏弄着敞开的书页,淡淡的花香在明媚的阳光里跳跃,若有若无的音乐在角落里自言自语,仿佛不是世纪末的寒冬,而是来年温暖的春天。
沈心仪住进医院已经好几天了。墙是白的,床是白的,阳光也是白的。中药有人煎,西药有人送,饭菜有人做,开水有人打。没有教室里四五十个学生的凝视,没有课间楼道里的吵吵嚷嚷,不用判作业,不用备课,不用追车赶路。可以肆意去看平时想看而没有时间去看的书,投入进去,跟着哭,跟着笑,跟着一起思考;累了就歇会儿,散散步;困了就眯个盹儿,养养神;醒来再琢磨:这是在哪儿啊?这种恬淡与清闲几乎是现代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平时忙着工作,忙着赶路,机械地重复着今天和明天,惟独没有时间停下来,静心感受一下路旁的一草一木,住进医院才有空儿抬头仰天,对着一轮上弦月大惊小怪:好久没看见月亮了!
现代人犹如拧紧的发条,一旦松懈垮塌下来,才发现貌似强健的身心早已伤痕累累,就像铆足了劲使用,却长年失修失养的自行车似的,叽里呱拉的,需要检修、拿龙,有的零件可能还得以旧换新。
沈心仪原以为住院的都是些病入膏肓、整天呻吟不止的人。住进来才知道,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只要不是患了什么要命的、生不如死的病,滋味并不坏。没几天的工夫,她竟然喜欢上住院了。一阵拧门的咔咔声使沈心仪倦怠的心脏突然警觉,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欲从狭窄的嗓门奔突出来。女实习医生后面跟着新病号陈白,再往后是她的丈夫冯思源。老冯左手拎包,右手提兜,像刚从早市上满载而归。陈白选了一张中间的比邻沈心仪的床,然后脱去臃肿的羽绒服,露出里面奶色毛衫,一对白兰瓜一般圆浑的乳房把毛衫撑得鼓鼓囊囊。她坐在床上娓娓地述说着病史,大夫问一句,她说一箩筐。话语中时不时夹杂着病名、药名,还不断地进行着病因的自我分析,很有点久病成医的味道。实习生不停地往小本上记着,抬起头来与患者目光相遇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些许畏怯和麻乱。戴眼镜的唐医生健步走来,实习生迅速移开身子,把与患者交流的最佳位置让给他。唐医生俯下身,一边视触扣听,一边拉家常似的问着,不时笑着校正着陈白自以为是的说法。医生走后,冯思源又是擦桌又是抹椅,熟练地将大包小包各就各位,然后,将暖瓶里的剩水倒掉,到水房里去灌开水。“病房里稀稀松松的好像住得不......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