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希尔顿烟蒂


□ 白天光

希尔顿烟蒂
白天光

1

荔枝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原来是F城师范学院的留校生,做了两年助教,后来又做了学校的团委书记。荔枝是F城人,父亲是一个科研机构的干部,母亲是一位中学教师。荔枝虽然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但她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这不仅仅因为她父母是知识分子,重要的是她的家族也有贵族的传承。她的爷爷是原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后随傅作义投诚,他一直是这个城市的政协副主席。她的奶奶是京城一位大商人的小姐,也是当年北平的学生,解放以后在一家出版社做社长。荔枝还有一个弟弟,正在国外读书。
荔枝结婚很晚,这符合贵族女人的结婚习惯。她二十八岁才结婚。她嫁给了她们学校的一位哲学博士,也是这所学校文史哲系的系主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洲州立大学留学,后又在德国一所大学学习六年的学者。他和荔枝结婚的时候已经三十九岁。他叫何泥。在出国前他叫何建国,留学归来就改叫何泥了,他对他的名字有通俗的解释,他说,哲学的外在形式就是和稀泥。何泥不仅有渊博的学识,还有很好的口才。他的演讲稿被许多大学的学刊发表,一位西方哲学家称中国的何泥为东方哲学的天才。何泥从德国回来以后,本以为他的理论会在国内引起轰动,但他的演讲稿在国内一家权威的社科刊物上发表后,遭到国内哲学家们的围攻,认为他是位哲学家。
他和荔枝结婚以后,很快归于平静。他认为他不适合做一个哲学家,更适合做一个政治家。他想在适当的时候离开学校,步入政坛,但他没有这个机会。荔枝很欣赏何泥,当然她不欣赏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小个子男人,她欣赏的是何泥的睿智和生活的荒唐。在她看来,何泥生活的荒唐也充满了哲学意味,比如,他不叫他的父母为爸妈,他叫他爸为何叔,叫他妈为何婶。他的父母不在这座城市,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镇。那里也有一些陋俗,比如一个孩子小时候总有病,就被人认为是不好养活,可能是父母克他,就让他叫父母为叔婶。何泥不存在这种情况,他和他的父母并不相克,他对他父母的解释是,我叫你们叔婶,是和你们的亲情保持了距离,有距离的亲情才有生命力。当然,他的父母听不懂他说的话,他父亲是酱菜厂的工人,很粗俗,就笑着说,你愿意叫啥就叫啥,不差辈儿就行。他的儿子是一位留学生,他认为儿子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合理的。但他对岳父岳母的称谓却没有改变,他在叫他们爸妈的时候甚至比荔枝还要深情。他们在岳父岳母的支持下买了一套一百四十平方米的房子,何泥只花了几万元钱就将房子装修完了,他的装修设计非常怪异,墙上粉刷的是深红色的乳胶漆,地板是黑的。墙上用各种文字符号写满了哲学词汇。屋子里没有书柜,更没有衣柜,书和衣服都随意摆放。这种装修也确定了他们自由随意的生活方式。这样的自由和随意很符合荔枝的生活习惯,她不喜欢早起床,不喜欢做早餐,更不喜欢打扫房间。何泥的荒唐在荔枝看来是他对生存状态的更深刻的理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