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希尔顿烟蒂


□ 白天光

希尔顿烟蒂
白天光

1

荔枝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原来是F城师范学院的留校生,做了两年助教,后来又做了学校的团委书记。荔枝是F城人,父亲是一个科研机构的干部,母亲是一位中学教师。荔枝虽然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但她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这不仅仅因为她父母是知识分子,重要的是她的家族也有贵族的传承。她的爷爷是原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后随傅作义投诚,他一直是这个城市的政协副主席。她的奶奶是京城一位大商人的小姐,也是当年北平的学生,解放以后在一家出版社做社长。荔枝还有一个弟弟,正在国外读书
荔枝结婚很晚,这符合贵族女人的结婚习惯。她二十八岁才结婚。她嫁给了她们学校的一位哲学博士,也是这所学校文史哲系的系主任,在美国宾夕法尼亚洲州立大学留学,后又在德国一所大学学习六年的学者。他和荔枝结婚的时候已经三十九岁。他叫何泥。在出国前他叫何建国,留学归来就改叫何泥了,他对他的名字有通俗的解释,他说,哲学的外在形式就是和稀泥。何泥不仅有渊博的学识,还有很好的口才。他的演讲稿被许多大学的学刊发表,一位西方哲学家称中国的何泥为东方哲学的天才。何泥从德国回来以后,本以为他的理论会在国内引起轰动,但他的演讲稿在国内一家权威的社科刊物上发表后,遭到国内哲学家们的围攻,认为他是位哲学家。
他和荔枝结婚以后,很快归于平静。他认为他不适合做一个哲学家,更适合做一个政治家。他想在适当的时候离开学校,步入政坛,但他没有这个机会。荔枝很欣赏何泥,当然她不欣赏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小个子男人,她欣赏的是何泥的睿智和生活的荒唐。在她看来,何泥生活的荒唐也充满了哲学意味,比如,他不叫他的父母为爸妈,他叫他爸为何叔,叫他妈为何婶。他的父母不在这座城市,在黑龙江省的一个小镇。那里也有一些陋俗,比如一个孩子小时候总有病,就被人认为是不好养活,可能是父母克他,就让他叫父母为叔婶。何泥不存在这种情况,他和他的父母并不相克,他对他父母的解释是,我叫你们叔婶,是和你们的亲情保持了距离,有距离的亲情才有生命力。当然,他的父母听不懂他说的话,他父亲是酱菜厂的工人,很粗俗,就笑着说,你愿意叫啥就叫啥,不差辈儿就行。他的儿子是一位留学生,他认为儿子所做的一切肯定都是合理的。但他对岳父岳母的称谓却没有改变,他在叫他们爸妈的时候甚至比荔枝还要深情。他们在岳父岳母的支持下买了一套一百四十平方米的房子,何泥只花了几万元钱就将房子装修完了,他的装修设计非常怪异,墙上粉刷的是深红色的乳胶漆,地板是黑的。墙上用各种文字符号写满了哲学词汇。屋子里没有书柜,更没有衣柜,书和衣服都随意摆放。这种装修也确定了他们自由随意的生活方式。这样的自由和随意很符合荔枝的生活习惯,她不喜欢早起床,不喜欢做早餐,更不喜欢打扫房间。何泥的荒唐在荔枝看来是他对生存状态的更深刻的理解。

荔枝和何泥的这种和谐的生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他们结婚后的第二年,荔枝突然被市政府调去了,做了市政府秘书处的副处长。这和副市长李长庚到他们学校视察有关系。每年主抓文教的副市长李长庚都要到这个学校听取汇报,那天荔枝也作了汇报发言。其实那天荔枝的发言表达得不算十分流畅,汇报的工作内容也没有什么生动的地方。但李市长在总结的时候却说,你们团委陈荔枝的汇报很好,团委的工作没有抓得轰轰烈烈,但抓到了点子上,这是她工作的技巧,也是她领导的艺术,现在我们这个城市领导干部最缺乏的就是工作技巧和领导艺术。李市长在作这段总结的时候其实是在目不转睛地打量眼前这位美少妇:她身材很纤弱,但局部又很丰满,她的前额微微突起,使她的眼窝显得很深,眼睛就显得很黑很亮。她的眼窝的轮廓清晰,使她的很长的睫毛略有些弯曲……她皮肤白得透明,尤其她的右脸有一个很深的酒窝,使她永远保持微笑的状态。她的脖子细腻白皙,她穿着紫色的衬衣,衬得她的脖子和胸的上部犹如晶莹的玉,她的身后是淡青色的墙,就愈加使荔枝的美丽充满质感。
李市长的总结可能是一种铺垫,这就让他一个月以后将荔枝调走成为一种合理。荔枝要被调到市政府,当然要征求何泥的意见,何泥笑着说,这是一眼就能让人看出的阴谋。李市长把你调到市政府绝对不是因为你的工作能力。你做了一年半的团委书记,政绩平平。你在校时是学中文的,而这几年你又没有发表过文章。现在团委书记的人选大都是人要长得漂亮,要有亲和力,上级领导看了会眉开眼笑。如果有了某种机会,和大人物上一次床,就会一步一步地提拔上去,如此而已。我们的李院长当初把你留校当然也是不怀好意。不过,李院长在我眼里,他不算个什么,因为他也知道,我何泥的智慧会在他占有我老婆之前我先占有他的老婆……这是玩笑,你不必介意。李市长要调你去市政府,这是一个难得的契机,你应该去,不过你要对他做好防范,当然,你们之间如果真正产生了谁也阻挡不了的那种情感的东西,那也没办法。德国哲学家法利福特说过:你去阻止别人的情感,就像你用身体阻挡洪水那样徒劳和愚蠢。你到了市政府会有许多自由和不自由,你的自由是你会借助权利做你喜欢做的事儿,同时,你的欲望满足,会在权利的遮掩下慢慢实现。你的不自由就是你的一切行动都有一个人在注视你。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