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普罗米修斯到那喀索斯


□ 徐晓东


在大小叙事中左冲右撞

《英雄》中,长空与飞雪要刺秦,残剑和最后关头的尧名选择了一个不无空洞的能指(或者一个充满理想色彩的乌托邦):“天下”。虽然态度迥异,但都有着华莱士(《勇敢的心》主人公)临死前大喊“freedoxm”的视死如归与大义凛然,表面上“刺”与“不刺”的针锋相对之间,埋藏着一个殊途同归的交点——为了高于个体的信念“(idea),义无反顾地献出个体。这个信念(idea)不管是“赵国’还是“天下”,反映的都不是个体自身的要求;办我完全瘫软甚至熔化在大我里面,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体”。失去自我意识的欲望这种类宗教式的虔诚是影片无处不在的主旋律。面对秦军遮天蔽日的箭,逃生是一种本能,然而习字馆的老先生对惶惶然的众男女义正词严地说了一句话:“秦国能灭我们的人,不能灭我们的字!”于是,不仅他自己在箭阵中正襟危坐,众生也皆为了这个被灌输的信念而岿然不动,成为人肉靶子。他们庄严而从容的神情似乎在表明他们对死得其所的无怨无悔,用放弃生命来实现生命的价值。个体甘愿牺牲自己去达成某个超越个体的社会性目标,这不是犬儒哲学和世俗世界所能够理解和做到、的,个中分歧大约也可归为哈贝马斯所谓的“世俗社会与宗教间的紧张关系”。9·11事件在哈贝马斯看来,是宗教世界对于世俗化的拒绝和反抗,恐怖分子为了某个信仰而放弃个人最为宝贵的生命。若不论主动与被动、积极与消极、正义与非正义,习字馆的众生所为与恐怖分子们实在有着某种精神上的斗致性。
炙十面埋伏》与其说是江湖恩怨,不如说是男女情仇。个人情欲发挥了颠覆性力量,从而将笼罩着个体的大叙事围栏打开了一个缺口。男女的勾引与反勾引、诱惑与反诱惑、欺骗与反欺骗,一开始不过是最常见也最下三滥的间谍手段,但最终却在力比多的驱策卞混淆了手段与目的,假戏真做起来。你死我活式的激烈打斗发生在两个男人之间,其原因是一个女人,而不完全(或者完全不)是门派之争。刘捕头说,她跟你走,就得死。随风说,既然你要杀小妹,你就必须死。于是,这场情敌之间的决斗直打得天昏地暗、大雷纷飞。小妹作为一个女人,更加忠实于其生物性而不是社会性,因此在最后关头服从了爱情的指令,放弃了飞刀门与官府势不两立的角色立场,以纯属私已性、越过社会团体鸿沟的爱的名义献出生命,与《懊雄》的慷慨悲歌唱出了相反的调子。小妹的死,不再让人联想到大喊“freedom”的华莱士,而是深情高喊着“范莱丽亚”死去的斯巴达克思,一个具体的女人的名字代替了、一个抽象的理念,有血有肉的个体从冰冷的共同目标之下跃出水面。
利奥塔认为,理性设立的三种“宏伟叙事”——精神目的论哲学叙事、人类解放的社会叙事、意义阐释的审美叙事——作为现代性的合法性基础,强制性......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Tags:普罗米修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