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换台(短篇小说)


□ 陈春澜

由于换台手术出了一起医疗事故,这事故中又牵扯出了往日的情缘,情缘中又夹杂着个人私利,真可谓剪不断理还乱……

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台上的主刀医生冀道远,对站在病人头侧的麻醉医生常好说:“把胃管再往里送送。”

常好是这家医院最年轻的麻醉医生,和心外科主任搭台,她表现得除了谨慎,还有紧张,她把胃管往深插了没多长,就抬起头来,用后来者才有的谦逊口气小声地问:“冀主任,好了吗?够深了吗?”

冀主任没看她,和她开玩笑道:“你就大胆地往前走吧!主语我就省略了。”

他省略的主语是:“妹妹。”这是多年以前张艺谋拍的电影《红高粱》的插曲。“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

冀主任最近心情不错,理由很明了,冀道远同志就要由科主任升为副院长了,往高处走的人形同往低处流的水,欢歌与笑语潺潺流动,那是什么感觉啊!那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想挡也挡不住的。

台上台下配合着冀主任的玩笑,发出了有节制的笑声,拉钩的助手们趁机最大限度地伸了伸膀子,抬了抬头。站在主任对面的第一助手张大夫,脖子作伸展运动时,无意中还瞟了一眼窗外,是个无风无雨的好天气,透过手术室的双层玻璃,他看到舒展的树叶在阳光中闲适地睡了。就像手术台上躺的这个15岁的小病人,全麻状态下的他紧闭双眼,在平稳的呼吸中,甜甜地沉入属于他自己的梦里,长长的睫毛像帘子一样挂在他脸上。一切都呈现出按部就班的平稳,平稳得让他深感绝望,他看不到自己这个助手当到头的年月日。

冀道远才比他大五岁,也没听说身体有什么毛病。他懒得算他们主任的退休年龄,算来算去,算出的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荒凉。医院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一茬压一茬,等到冀道远退的时候,他也不再年富力强。这让干看着主任站的位置,就是跨不过去的他不由得就出了会儿神。

手术这活儿,是一个需要集体卖力的细活,谁都不能马虎。张大夫多算了会儿五十步和百步的问题,手上拉的钩就松懈地放错了地方。

戴着口罩的冀道远,忍住顶到嘴边的话,用力地看了他这个大徒儿几秒,直到张大夫手里拉的钩重新挪对了地方,冀道远才换了把手术弯钳,低下头继续拨离组织间的血管和神经。动作看上去很是小心,和刚才说笑的他判若两人。他不明白张大夫跟了自己这么多年,怎么就不能像他一样收放自如。偶然的活泼后,大家重又回到了团结紧张的状态,可张大夫活泼之后,整个人反倒木了。放在以前,冀道远少不了要当众训他几句,可现在不行。

三天前,组织上找冀道远谈话,问他,谁接替他的位置最合适,他想也没想,脱口推荐的就是张大夫。他想自己升为副院长后,这个科也该交给他了,人扶人高,人踩人低,他要帮他树立威信,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管是自己还是张大夫,谁都不能出错,稳定压倒一切。

手术室里重又恢复了惯常的宁静,人们听到的只有一种声音,那是金属器械击打在大夫手上的声音,这是器械护士把手术用的家什,递到术者手里的声音,也是外科医生最能听懂的音乐。在这个过程中,医生和护士动用的只是眼睛,而不用嘴,护士只是看,不能问,做到哪步,该递刀子、剪子,还是钳子,多大号的,都得心里有数,医生指名道姓地要出来某个器械,那就是器械护士的耻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