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雪高原踏勘冻土


□ 吴青柏


2000年底国务院正式批准青藏铁路工程的建设,我有幸成为第一批首次对青藏铁路选定线路进行踏勘的科研人员,内心的确很激动。从1987年开始,我一直从事野外调查和研究工作,尤其对青藏公路进行了持续10年的研究,以此为基础,我又有了能为我国高原多年冻土区铁路做贡献的机会。青藏铁路建设是冻土科学工作者几代人的愿望,我们年轻,我们赶上了。
世纪的第一个工作日,我和刘永智高工、俞祁浩副研究员一起,随同铁道部第一勘察设计院的同志一行18人离开了兰州,开始青藏铁路首次冬季调查工作。虽然我已经在青藏高原工作过10年了,高原生活应该比较适应,但对高原冬季这么寒冷恶劣的天气,我仍然心里没底。我们在青海省格尔木市作了短暂的适应性停留,快过年了,宾馆里非常冷清,但所有的科考人员都很兴奋,忙着做准备工作。
2001年1月5日,我们穿着厚厚的鸭绒衣、鸭绒裤,带着帽子和手套,带足了干粮出发了,去那令人神往的地方。
青藏铁路冬季调查主要是考察一些冬季地表变化,科学家称之为冷生现象,如冻胀丘、冰锥、冰漫、寒冻裂缝等,这是夏季无法看到的现象。冷生现象的发育对青藏铁路建设危害比较大,东北多年冻土区的铁路就因为路基下存在冻胀丘,危害行车安全,但被炸开后路基立即就发生了不均匀变形。
第一站我们停在西大滩,青藏铁路多年冻土区的起点,考察了多年冻土分布的一些特征。随后驱车前行考察了昆仑山长隧道方案和短隧道方案线路的一些冻土问题,大家顾不上天气寒冷,拿出图纸比对和讨论昆仑山隧道方案的优缺点。
冬季在青藏高原上进行科考工作需要极大的意志力,必须忍受高原缺氧环境和冬季寒冷刺骨的风,经过昆仑山隧道方案的徒步考察,每个人都筋疲力尽。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必须下车徒步考察远离青藏公路的铁路线路。自不冻泉往楚玛尔河高平原(从斜水河到楚玛尔河桥),青藏铁路远离青藏公路约5公里左右,我们有12位科考人员徒步近5公里, 对一些地表出现的寒冻裂缝进行考察和认识,观测线路上是否出现冷生现象,然后再徒步返回到公路上驱车前行。
一天时间在紧张的工作中结束,我们到五道梁找旅馆休息。五道梁由于高原局地小气候原因(不同于青藏高原一般气候的一种情况,受地域影响较强),人在此地居住非常难受,加之饮用水质极差,很多人不愿意在此驻足,但我们没有别的去处,只能在此休息。晚间温度达到零下28℃,即使旅馆里生了炉子也难耐寒冷,我们躺在被子里冻得连衣服都不能脱。尽管大家都非常疲劳,也只能半睡不睡、迷迷糊糊随便凑合一夜了。
第二天的考察,自然环境更加恶劣,晚上我们在安多找旅馆修整队伍,总结这两天科考的收获。和前一夜一样,因为天气寒冷和缺氧,直到凌晨3、4点钟,我们都无法入眠,有些人干脆爬起来吸氧、看书。想到第二天还要前往远离青藏公路40公里的无人区考察铁路线路,我不得不强迫自己睡觉。
经过一整夜失眠的痛苦,在前往无人区的车上,大家都不说话,可以听到轻微的鼾声。后来由于路况条件太恶劣,我们只好将车停在安多段无人区入口,步行前进。当时河流已完全结冰,到处可以看到河冰锥、泉冰锥,加上从山坡上流淌下来的洁白闪光的冰漫,眼前奇异美丽的自然景观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疲劳和饥饿,也着实为我们考察和认识这些冷生现象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回到旅馆后我们讨论了第二天进入无人区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作了最坏的打算。无人区我们所有的人员都没有进去过,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次日清晨我们起得很早,坐上前往无人区的车。这次与前一天不同,从前往木里煤矿的简易公路开进去。由于这条简易公路已经很久没有车走过了,我们的车小心翼翼地找着路,一点一点地靠近无人区,虽然大家心情都很复杂,但好在是冬季,地面都已经冻结,有点颠簸但不至于陷车。
终于,我们平安到达目的地,看到了无人区的样子,大伙都兴奋起来。说老实话,无人区的科考并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揭开无人区的神秘面纱。一路上科考工作还算顺利,我们也尽可能地多深入一些,一直跑到大家都认为不能再去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对我们所看到、所感受到的东西一一地进行了讨论,对着铁路初步设计图寻找着青藏铁路所要穿越的地段、河流、生态环境特征等。
虽然此次铁路初步踏勘工作仅为时18天,但收获很大,我们初步认识和掌握了青藏铁路的线路所要穿越的地貌单元、多年冻土条件特征、冷生过程以及需要对线路做出修改的地段。
2001年第一个工作日开始的冻土踏勘工作,为青藏铁路吹响了建设的号角。为了能够拿到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此后我每年都要到青藏铁路沿线考察几次,有时一待就是几个月。为了能够尽早地获取青藏铁路施工前的冻土地温资料,我们曾几次徒步寻找青藏铁路冻土调查的勘测孔,赶在路基修筑前将测温探头放到测温孔里。为了使测温线不致在施工过程中弄坏,需要将测温引线引到路基以外10米的地方,我们必须自己动手来挖一段20几米的引线沟。大家常常都累得气喘吁吁,但我们还是要坚持,否则工作就会前功尽弃。为了获得青藏铁路无人区的一些宝贵的数据和资料,刘永智、马巍和我更是几进几出无人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