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炜《半岛哈里哈气》的儿童文学意识


□ 朱自强

  我曾经在一些场合里表述过,我看现代作家有个私家标准:一是看他对自然的态度,二是看他对儿童或童年的态度。他可以对这二者不表态,但一旦表态,在我这里,就会因为他的态度而见出其思想和艺术境界的高下。当然,如果一个现代作家对自然和童年从不关注,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透射出他的思想和审美的意识。在现代文学作家里,我看重周氏兄弟,是因为他们的文学生涯里,一直关注儿童。鲁迅的第一篇小说,是生动描写九岁儿童心理、愿望和行动的作品,语言形式虽然是文言,但是思想完全是现代的,如译成白话,不失为精彩的现代儿童小说。周作人唯一一篇小说,名为《孤儿记》,也是描写儿童的。到了五四新文化、新文学运动,鲁迅笔下的优秀小说中,“童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存在,周作人的“人的文学”的理念,关于“儿童”的思想,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支撑。在中国现代文学的发生期,“儿童”的发现是一件具有决定意义的历史事件。周氏兄弟能够超出他人,分别站在理论和创作的前沿,成为五四新文学的领袖,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们深刻地发现了“儿童”。

  但是,与五四时期相比,在中国当代文学界、思想界,在“儿童”意识、“童年”意识上存在着较为明显的退化现象。“童年”几乎没有成为当代思想文化界的精神资源。正是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中,张炜拿起笔来创作儿童文学,而且一气写下《半岛哈里哈气》这一由五个中篇构成的系列作品,自然引起了我的关注。

  张炜创作儿童文学应该并不是突发奇想。他一直就是一个关怀、理解、尊重童年的作家。早在1997年,我写作《儿童文学的本质》一书,在论述“儿童期是文学期”时,就征引了张炜关于儿童审美的一段论述:“麻木的心灵是不会产生艺术的。艺术当然是感动的产物。最能感动的是儿童,因为周围的世界对他而言满目新鲜。儿童的感动是有深度的——源于生命的激越。……童年的感动是自然而然的,而一个饱经沧桑的人要感动,原因就变得复杂了。比起童年,它来得困难了。它往往是在回忆中,在分析和比较中姗姗来迟。……人多么害怕失去那份敏感。人一旦在经验中成熟了,敏感也就像果实顶端的花瓣一样萎褪。所以说一个艺术家维护自己的敏感就是维护创造力。”张炜创作儿童文学,是其审美精神朝向的自然延伸。

  关于《半岛哈里哈气》我曾以“足踏大地之书”为题,对其思想深度和艺术价值作过整体评价。因为意犹未尽,所以在这里与作家的成人小说相比较,再来谈一谈这部著作的儿童文学意识。

  我要谈论这一问题,自然会注意到张炜曾说过这样的话:“以我自己对文学的理解,并不太主张从题材上把它们分得很细。今天做文学研究要这样分也许情有可原,如他们往往分成儿童文学、军旅文学,或者城市小说、乡村小说等等。但是随着这种学术研究的不断细化、不断分割和量化,创作者本身也在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的创作加以归类,最后就出现了更多的·门类化写作’,不仅有‘儿童文学’、‘生态文学’,甚至还出现了‘煤炭文学’、‘海洋文学’、‘女性文学’,总之分得越来越细。这样充分细化以后,‘文学’反而没有了。”(《小说与动物》)我理解张炜的担心,比如儿童文学,在研究者进行归类时,因为是理念操作的问题,机械、僵化地阐释儿童文学的现象时有发生,而文学创作又是鲜活的,充满无限的可能,如果作家也循着研究者“归类”的路子走,很可能越走越逼仄。

  张炜警惕“门类化写作”是为了守护文学鲜活的艺术性。《半岛哈里哈气》的确是淡化“门类”的一种写作,因而恰恰获得了很多通常意义的儿童文学所缺少的艺术张力。这与张炜的“足踏大地”这一心性和崇尚自然朴素这一文学审美趣味有关。张炜的文学审美趣味与儿童文学的本性是一脉相通的。

  话虽这样说,儿童文学毕竟有着与成人文学不同的处理生活的艺术方式。我明显感到,《半岛哈里哈气》的隐含读者是儿童,是采用了“儿童文学”的表现方式(尽管作家可能并没有时时意识到这一点),可是,同样有着少年视角的《你在高原·鹿眼》的隐含读者是成人,采用的是非“儿童文学”的表现方式。我们可以就与两性有关的描写,作一下具体比较——

  玉石眼擦了擦眼,抿抿胡子:“就这么开了头。采了没有两天,我那口子就回来跟我说,她想住到看林人的屋子里去。我一时没听明白,说咱的铸子挺不错的,你住人家屋里干什么?”

  我们屏住呼吸听下去。

  “后来才知道事情坏了。我恨那个孬人,又舍不得老婆。你们不明白,人一孽子娶个有酒窝的老婆不易啊!我一夜一夜不睡,劝她留下来。她就是不依。我们两口子抱在一块儿哭啊哭啊……看看,我被这个孬人害成了什么!”

  这是我们听过的最真实、最让人伤心的事了。这种事竟然就发生在眼前,而且两个当事人我们都认识!

  ——《半岛哈里哈气·抽烟和捉鱼》

  ……几个人果真围上采,一会儿就把那个女人的衣服剥光了,又把她抬起来,吆吆喝喝,在她的叫骂声里扑通一声扔到了海里,那个女人在浅水处使劲缩着,不敢站起,只说:“你们这些该死的,挨雷打的,快还我的衣裳来……”我只觉得她只是骂,并不太恼,因为她一会儿又在那儿撂着海水洗起了脖子、脸,洗得那么细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张炜《半岛哈里哈气》的儿童文学意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