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奸(小说)


□ 满国徽

“他们是出色的记者。”我答非所问地说。
“我知道你对他们很好,你是他们的朋友。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我发现他们下迷药后,李长江去厕所,你猜郑海军干了什么——他神神秘秘地对我说,你不要喝那饮料,长江给你在里面放了迷药。他以为我会感激他——真是自以为是。我觉得你以后对他应该提防一点。”
还没等真正出事就开始出卖朋友脱身,还不知道能不能泡到妞就开始出卖朋友献媚,我禁不住对海军感到失望,尽管我早就知道海军首鼠两端的特性。
“他是和你开玩笑。”我故意轻描淡写。
“你这话我不敢苟同。我知道你成熟老练,经验丰富,我知道你很了解他们。我希望你能够和我说实话。我虽然还在读书,但我从来瞧不起那些傻冒学生。告诉我,你说的是实话吗?”
“我没有必要和你说假话,”我微笑着站起身说,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放到床头柜上。“经历点教训也好,以后出来玩慎重些。明天你打出租车回学校吧。”
“可是你还没说实话呢……你不要走。”李丽也站起身。
“天马上就要亮了,再不睡觉明天你怎么上课?”
说着我打开了房门,从口袋里掏出汽车钥匙。
“你不要走……我还没说完……”
当我走到楼下,钻进汽车时,依稀还能听见李丽在后面的叫声。
第二天晚上我值夜班时,李丽突然打来电话。
“我要见你,我有话要和你说。”她在电话中生硬地说。
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好像亏欠她什么似的,见她一次就必须见第二次。
“我现在很忙。”我用冷淡的口气说。
“我找你有事。”李丽再次坚决地说。
“那你在电话中说。我还在上班。”
“宿舍又关门了,我正在街头流浪……我知道你在上班,我只告诉你。”
“你在什么地方?”沉默片刻我问她。
“老地方。”
李丽穿着一件浅色衣裙,从酒店外面一棵大榕树下神气活现地走出来,我眼睛不禁一亮。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她,她穿的是深色的衣服。不同服装对于一个女人的形象影响确实很大。
在我要房间时,李丽在旁边眉飞色舞地说着话,仿佛我们亲密无间。酒店总台小姐不时有些嫉妒地拿眼睛看她,我没有去理睬她的误解——李丽生得既不漂亮也不算难看。
我要的房间在五楼。在我们顺着楼梯向上爬时,发现前边三个小青年正拖扶着一个女孩往上走,那个女孩像喝醉酒一样站立不稳。当她把乱蓬蓬的头转过来时,我注意到她脸色苍白如纸,仿佛被吸血鬼吸干了鲜血。
我忽然注意到,不知何时李丽已经挽住我左边的胳膊,同时边走边观察着前面那伙人。我想把胳膊抽出来,但我没有动。那伙人里一个高高的家伙突然从上面回过头来,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我和李丽,大概以为我是和他们一样的泡妞者,携着情人来这里开房幽会。我感到有点不舒服。
一进入房间,李丽马上谈笑风生起来。她把手袋扔到里面的床上,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像知道我怕热一样,马上用遥控器把空调打到最低,接着把房间里每一个开关都尝试一遍,最后把灯光调暗,使房间像夜总会的包厢一样昏暗。
她蹦蹦跳跳地跑出去,亲自从楼层服务员处取来两个热水瓶。她背对着我坐在圆凳上开始认真地泡茶,我从后面看到她泡茶动作十分娴熟讲究,仿佛茶艺馆里的服务员一样。
这时楼道里传来跑动的脚步声,似乎有两三个人。我竖起耳朵倾听着,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伙人。
“喝茶好吗?”李丽转回身说,把茶杯递到我手上。
我点点头。
她自己也喝了一杯茶,同时为我满上。她端着茶杯坐到床上,一边慢慢品茶,一边莫名其妙地注视着坐在床另一面的我。我感到那神情不像少女与男人幽会时的羞怯,而是一种下定决心前的惴惴不安。
她突然放下茶杯。
“你不要走,好吗?”
我站起来说:“我和人约好了见面。”
“这么晚不可能是公事。”
外面再次传来跑动的声音,伴随着低声争执的吵闹。李丽轻快地跑过来,从后面抱住我的腰,把头靠在我后背上。我想要摆脱她,但我没有动——李丽的胳膊并未紧抓不放,她只是轻轻地抱着我。
我站在两床中间,侧转头去观察李丽。她抱着我,显得陶然欲醉。
我奇怪为何迷奸未遂事件没有给她留下伤害的阴影,反而使她更加想入非非。莫非她把可怕的经历幻想成一个浪漫故事?但我并没有救她,是她自己发现饮料罐口上的安眠药粉,是她自己救的自己。我再一次确定自己的判断,这个女大学生年轻幼稚,却自以为是地充满幻想,简直不可救药。
分享:
 
摘自:天涯 2005年第02期  Tags:迷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