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奸(小说)


□ 满国徽

“因为我要得到你。”
她这种自鸣得意的口气使我尤为愤怒。
“我问你为什么这样。”我更严厉地质问。
“因为我要得到你……因为我不想你看不起我,把我当成小女孩。”
“仅仅为此便给我下迷药?你简直是异想天开。”
“告诉你,你手下那两个色鬼还想给我下迷药,我一眼就看出他们的雕虫小技。”
“你和他们如何根本不关我事。”
“但我不是小孩,更不是可怜的小孩。”
“你真的那么喜欢和男人做爱吗?……”
我突然翻身把她狠狠地压在下面。昏暗的床头灯晃动了一下,放在床头柜上的茶杯啪地一声摔到地上,伴随着单人床发出的吱吱呀呀响声。
“你去洗一洗……”
我根本不理睬她在身下的呼声。
她毕竟是个女人,那一对乳房还是相当有诱惑力的。
进入她身体前,她就发出了装腔作势的呻吟声。我只觉得进入得极其艰难,但我毫不怜惜,就像房间里着火,我必须破门而入一样。
我觉得我简直是在摧残一个什么物件,而那个物件柔软温热,生着毛发。
她开始还是呻吟,接着是尖叫,一边推我腹部一边不断地往上缩,直到床头顶住了她的脑袋。我身体比她长出许多,面对床头我只好把头颅高高昂起。
“你这是第几次?……”我喃喃地问。
她挣扎着从下面伸出右手的食指——是一根手指。
事后躺下来,我感到脖子因为长时间扬起而僵硬酸痛。我一边扭动着脖子一边吃惊地发现,白色的床单上星星点点有几处新鲜的血迹,而在我昏迷后醒来时肯定没有看到任何血迹。
我顿时呆若木鸡。
“你真是第一次?”我惊奇地问,“刚才是在骗我,我昏倒时你并没有和我做爱?……”
“难道你以为我会强奸你吗?昏倒后你全身都是软的……”
她大口喘着气,显然还没有从剧痛中舒缓过来。我注意到,她高挺的乳房上有四五块被抓捏得青紫的地方,仿佛一只彩蝴蝶落在上面。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我被这个女大学生欺骗了两次。我像一块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冻牛肉,被李丽随心所欲地烹制成各种佳肴。我再一次痛心疾首地感到,自己才是真正自命不凡。一想到此处我简直羞愧得无地自容,那感觉便好像冒充领导在台上讲话,却突然发现领导原来就坐在下面一样。
“你简直是异想天开的疯子!”我不禁叫道。
“去洗个澡吧,”她喘息着说,“这回可是真的。”
我发现她两条大腿内侧沾染了一些血迹,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我不由自主地伸手从床头纸卷上撕下一块纸。在我拿着纸去擦拭那里时,她闪身躲开。
“我自己会处理掉的。”她坚决地说。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那么刚才我至少昏睡了三个小时。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海军打来的。我没有接他的电话。
“你睡觉时手机响了好几次,”她轻声说,“不知何人,我没有接。”
当我第二次走出那个房间时,我感到身心疲惫。小汽车在昏暗的路灯下慢慢行驶,我摇下所有车窗,大口呼吸着凌晨的新鲜空气。我真想放声痛哭一场。
第二天在报社见到海军和长江,他们绝口未提昨晚的事,好像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我从他们那笑嘻嘻的表情里感到他们知道那件事。
十几天来,每次见到他们我都感到极不自然,尽管他们说的都是其它事,我总觉得他们心里想的就是我那晚和李丽的故事。那感觉仿佛他们是我的领导,而我倒像是犯了错误的部下。我甚至不愿意再见到他们。
李丽确实很怪。我还情不自禁地有点想她,同时还有些担心,怕她再来找我麻烦。
但从那天晚上以后,她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她像风一样地飘来,又像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我的担心如同我那晚的故事一样——荒唐。

满国徽,记者,现居海口,曾发表小说若干。


分享:
 
摘自:天涯 2005年第02期  Tags:迷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